章节目录 第36章第三十六章

作品:《小躁动

    不到十点, 顾恬就抱着手机上床, 戴着耳机,和网友聊得火热,时不时传来无法控制的轻笑声。寝室里熄了灯,只有黎茶茶的电脑桌前亮着一盏小台灯。

    黎茶茶仍然坐在电脑桌前。

    她已经洗过脸,也擦过护肤品了,此刻正对着led化妆镜看得入神。

    镜子里的黎茶茶披散着长发, 两边的乌发都拂到了耳后, 露出小巧圆润的耳朵。耳朵上有一对比卡丘耳钉,是金属的材质,在led灯的照耀之下,微微闪着光。

    她看得极其专注,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唇角边扬起了一抹弧度。

    她轻轻地用手指碰触着冰凉的耳钉, 只觉两颊发烫。

    一个小时前的场景一次又一次地在脑海里回播。

    .

    肖南给她发微信的时候, 那会儿已经将近十点,她洗过了澡,也洗好了脸, 穿着睡衣躺在了床上看书。

    【肖南:下楼。】

    【茶茶:什么】

    【肖南:我在你楼下。】

    【茶茶:等我五分钟。】

    她火速爬下床, 伸手就捞过挂在衣柜前明天准备要穿的衣服,然后迅速擦了个隔离,又画了眉毛, 涂了变色润唇膏。她这般风风火火, 顾恬看得惊呆了。

    “你你你你要去哪里”

    黎茶茶:“下楼倒垃圾。”

    顾恬登时心领神会:“好!慢慢倒!好好倒!仔细倒!要是倒着倒着想思考人生不回来, 我也是可以理解的!提前在手机和我说一声就好了。”

    黎茶茶飞奔下楼。

    她们的寝室楼位于山坡上,这个将近门禁的时间点,从上到下都是依依不舍的情侣们。黎茶茶一出寝室楼,就在一堆情侣里见到了鹤立鸡群般存在的肖南。

    他也是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她,迈开长腿就爬上了山坡,停在她的面前。

    “伸手。”

    她乖巧地摊开手掌。

    一个微微皱的巴掌大小的少女粉礼品袋落在她的掌心。

    她微微一怔,问:“这是……”

    肖南:“耳钉。”

    黎茶茶想起来了,胸口微甜,五指抓紧了礼品袋的小绳子,问:“饼干好吃吗”

    肖南:“好吃。”

    黎茶茶:“那我下次再给你买。”

    肖南:“可以。”

    .

    回播结束。

    黎茶茶又再次重复了几遍,每一句话,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肖南的,自己的,轮番在脑海里出现,明明就是很普通的话,也一样是很普通的眼神,很普通的动作,可她偏偏就能磕出甜味来。

    她又轻轻地碰触着耳垂上的比卡丘耳钉,最终还是没忍住,抿着唇,笑出声来。

    初到a市时,心情沉重,乌压压一片的,无论如何都高兴不起来,可现下,心情却像是学校里在太阳底下的湖泊,水波荡漾,泛着一闪一闪的光。

    .

    忽然,手机响了。

    黎茶茶望了眼来电显示,笑容登时敛去,她抿了抿唇,拿着手机去了阳台上。

    过了会,她深吸一口气,才接了电话。

    电话那头响起一道陌生又熟悉的声音。

    “……茶茶,我和你爸爸来a市了,我很久没见你了,明天你出来和爸妈吃个饭,等会地址发你,中午十二点,不要迟到。”

    黎茶茶微微拧眉。

    闻香女士这样的语气她太熟悉了。

    她直截了当地问:“妈,是有什么事情吗”

    闻香拔高了声音:“能有什么事爸妈想你了,找你吃个饭还非得有事吗你这孩子念个大学,怎么连基本的礼貌都不懂爸妈很久没见你,想你了,想和你一起吃饭,能有什么事明天记得准时到。”

    黎茶茶正想说什么,闻香那边又说道:“对了,你明天有课吗”

    黎茶茶有些惊愕。

    ……她妈妈居然懂得问她明天有没有课了。

    “只有下午有一门课。”

    闻香又问:“几点上的课”

    黎茶茶:“四点。”

    闻香说:“那可以的,吃顿午饭的时间绰绰有余,吃完了我还有个通告,你爸爸有空,让你爸送你回学校。明天穿好看一点,别穿淘宝买的那些几百块的衣服,就穿……”她顿了下,才说:“暑假前妈给你买的那条gucci的裙子,搭一双白色板鞋。”

    黎茶茶一听这要求,问:“要和谁吃饭”

    闻香:“能和谁吃饭就我和你爸爸还有你。”

    黎茶茶问:“真没第四个人”

    闻香:“没有,不说了,你好好休息,睡前敷个面膜,我和投资方还有应酬,挂了。”很快的,又叮嘱道:“明天过来前洗个头,出门在外,身为国民女儿得注意形象。”

    黎茶茶撇撇嘴,说:“哦。”

    闻香挂了电话。

    .

    第二天,黎茶茶起了个大早。

    她坐在电脑桌前,翻着昨晚没看完的书,半个小时过去了,仍旧停在那一页上。

    她垂着眼,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片刻后,她才轻轻地叹了声,认命地去浴室里洗头,出来后找着了闻香女士说的那一条裙子,穿上后,又搭配上了白色板鞋。之后,她又画了个淡妆,才出了门。

    她准备打辆车直接过去,然而出了寝室楼,她又蓦然想起了一事,匆匆忙忙地赶回寝室,把抽屉里的太阳眼镜和口罩还有鸭舌帽都拿了出来。

    .

    吃饭的地点是一家法餐厅,离a大颇远,打车也花了四十分钟。

    黎茶茶到达餐厅后,给闻香发了条信息——我到了。

    闻香立马回——我们在窗边,23号桌。

    黎茶茶有些怔楞。

    她的母亲闻香女士吃饭向来都是要坐包厢的,非常有偶像包袱。在她印象中,她和闻香黎柏吃饭,鲜少有在大厅吃过,要么就是私密性极好的餐厅,要么就是密不透风的包厢,而今天吃饭的法餐厅环境高档,对得上闻香黎柏两人的审美和档次要求,只不过谈不上什么私密性。

    门口的服务生引着她进门。

    很快的,她一眼就发现了黎柏与闻香,她的父母正坐在窗边,也不知父亲说了什么,母亲微微一笑。

    黎茶茶看得不动声色。

    服务员问:“小姐,您怎么了”

    黎茶茶仔仔细细地观察着四周,然而也没发现什么不妥,更没见着一桌能勾引起父母兴趣的客人。此时,闻香见着了她,朝她优雅地招招手,黎柏也望了过来,宛如一个严格的父亲,微微点头。

    黎茶茶坐下。

    闻香笑说:“我已经点了菜,喊了一个家庭套餐,”说着,闻香上下打量着黎茶茶,说:“都吃饭了,把口罩墨镜帽子都摘了吧。”

    黎茶茶应声。

    闻香又说:“我上周刚从法国拍戏回来,给你带了只口红,色号是热门色,你试试。”

    说着,闻香从包里拿出一只没有拆封过的口红,白色方管,旋开后,是非常水润的浅粉色。

    黎茶茶薄涂了一层。

    闻香说:“果然适合你,很显气色,你试试再涂一层。”

    黎茶茶照做。

    闻香又说:“这个年纪的小姑娘真是好,涂什么,怎么涂,都好看,脸上的胶原蛋白看着就让人羡慕,我们茶茶长得好看,又像我,也像你……”

    她看向黎柏,笑吟吟地问:“是不是”

    黎柏的眼里也多了丝笑意:“像你多一些。”

    没多久,前菜上来了。

    黎茶茶拿了一块黑面包,吃了一口,黎柏又问她:“我听说你们学校有校花评选参加了吗刚上大学,课程忙不忙我最近有部戏在a市附近的影视城拍,你把你的课程表给我,遇着空了一起吃饭。”

    黎茶茶看看闻香,又看看黎柏,半天说不出话来,往餐厅周遭看了看,也没发现奇怪的地方。

    黎柏又说:“嗯”

    黎茶茶才慢吞吞地回答了黎柏的问题,心里觉得怪异极了,眼前的黎柏和闻香像是另外一个平行世界的父母,就像她理想中的父母一样,懂得关心她,在乎她。

    她打小就期待着这样的父母,尽管一次又一次地失望,可到了下一次,又会忍不住去期待。

    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期待,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失望,到后来,她便告诉自己,不去期待。人呀,只要不期待,便不会失望,把期待值降到负数,人生便会快乐一些。

    如今的黎柏与闻香,就像是周围摆了一个无形的摄像头。

    他们虚伪又好脸面,在竭尽所能地营造出和谐又温馨的一家三口。

    黎茶茶想到了最有可能的结果,逼迫自己接受后,便也不再有任何期待的心情,如今的她甚至能接受吃到一半,服务员大变身,扛着摄像头,出来告诉她:他们正在录节目。

    又或者是,黎柏和闻香又不知道相中哪一家豪门的儿子了。

    只不过在场的客人,她都看了一遍,没有同龄人。

    这么一想,她内心便愈发平静,淡定地陪着闻香和黎柏聊天,吃了一顿昂贵的法餐。

    结账的时候,周围也没跳出扛着摄像头的工作人员,只有黎柏付了钱,如同闻香昨晚说的那般,说等会送她回学校。黎柏在餐厅门口送了闻香上车,才去停车场把车开了过来,接着又一路把黎茶茶送回a大。

    黎茶茶有些愕然。

    ……这一家三口的温馨戏还在上演

    到a大的时候,天空下起了小雨,初秋的季节已经微凉,黎茶茶打了个喷嚏。

    黎柏脱了身上的西装外套,披在了黎茶茶身上,又给她递了把伞,说:“茶茶,别感冒了,回寝室吧,下周我有空,爸再和你吃饭,想吃什么,微信告诉我。”

    黎茶茶抓着伞柄,小小地“哦”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