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4 章

作品:《玄学大师的悠闲生活[古穿今]

    第184章

    韫玉跟贺老说了会儿就离开了, 离开前亦尘也恢复过来, 他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异常的。

    韫玉回到秦家庄园,晚上的时候秦南麒才回,韫玉已经吃过晚饭抱着安安在庭院里散步, 秦南麒吃过晚饭, 坐在庭院看着她们。

    之后的日子也是不温不火,转眼又是三个月过去,已经到了初秋, 天气没有那么炎热,早晨晚上比较凉爽起来, 安安已经半岁,她的长相越来越随韫玉, 秦南麒笑道:“安安跟你小时候长的一模一样,那时候只要我进宫, 你就天天跟在我身后,一直喊我沈哥哥,让我带你出去玩,安安的性子也有些像你。”

    他比公主年长好几岁,也算是看着小福玉长大的,小时候把她当做妹妹疼爱, 后来渐渐的爱上她,他以为会成为她的驸马, 却没料到,两人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韫玉看着安安, 神情柔和。

    秦南麒望着她道:“再有几天我要出国一趟,有些生意要谈,玉儿,你待在家里乖乖的,你知道的,不管你走到哪里,我都能找到你。”

    韫玉神情淡淡的,“我知道。”

    过了两日,秦南麒出了国,走的时候跟韫玉说了声。

    韫玉只是点点头。

    秦南麒走后,韫玉抱着安安看了许久许久,眼眶渐渐红起来,她亲亲安安的额头,小声说道:“安安要等妈妈回来,妈妈一定会回来的,妈妈爱你。”

    还有你的哥哥,你的父亲,韫家人,她都爱着。

    事情没法解决,她就没法带着安安离开这里。

    韫玉低头亲亲安安额头,喊了保姆进来,告诉她,“我上午会出门一趟,你好好照顾安安。”

    随后她又告诉亦尘,想出门给安安买点东西。

    亦尘说要开车送她过去,韫玉没有拒绝,出了门,出门前她看了眼正乖巧睡觉的安安,这才转身道:“走吧。”

    到了商场停车间,韫玉掐诀,亦尘整个人就趴在方向盘上睡着了。

    韫玉下了车,离开停车场,她要去昆仑山一趟,昆仑山就是两千年前的玉京山脉。

    有些事情该解决了。

    她打了辆车赶去机场,然后登机。

    她时间都是卡的刚好,现在亦尘还在停车场里呼呼大睡。

    坐上飞机,看着窗外的云端,韫玉想着,现在科技真是发达,她记得那时候去玉京山要走好几天,现在只要两个多小时就能飞过去,不过还要进山,她已经不太记得当初龙脉所在位置,两千年过去,山脉都发生了变化,不过龙脉会一直存在,她能看到龙脉,但是也担心两千年过去龙脉会有说变化,很有可能旧的龙脉死去,新的龙脉出现。

    这样的话,想到找到他的尸骨就不太容易。

    他曾经说过,把两人的尸骨藏在了一起。

    一路上,韫玉都是心事沉沉,她不知道这趟会有什么后果。

    两个半小时之后,就到了距离昆仑山最近的城市,接下来就要转车去到山脚下,要转两三次的车,韫玉直接包了辆车过去,这样三个小时后就能到达山脚下。

    三个小时后,她站在昆仑山脚下,把钱转给司机,司机还嘀嘀咕咕的,“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可别是个驴友,竟然就带了个背包就要进山,哎……”

    韫玉并不在意司机的嘀咕,她紧了紧肩上的背包朝着山脉中走去。

    这趟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山,她本身有修行,并不怕一般的野兽跟炎热或者寒冷,或是山中的蛇虫鼠蚁,不过暂时没法做到辟谷,所以背包里除了朱砂符纸符篆她还做了一些丸子,一顿服用一颗可以暂时辟谷。

    另外还有她做的七枚定魂钉。

    …………

    亦尘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他醒过来后有些茫然,等想起什么,脸色都变了,听到身上的手机铃声,他急忙接起来,里面想起南南麒的声音,“你在哪里?她去了何处?”

    亦尘结结巴巴道:“二少,韫小姐说想出来逛逛,所以我就开车带她出来了,但是到了商场停车场后,我我,不知道怎么就趴在车子里睡着了。”他看了眼手表,额头上的虚汗更加多了,“现,现在已经过去差不过十个小时了。”

    秦南麒道:“去查查她的行踪。”

    那是术法,这个世界能困住她的其实没几个人,他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

    亦尘挂了电话,立刻去查韫玉的行踪,不过半小时就查到,他给秦南麒打了电话过去,“二少,韫小姐在两个小时前进了昆仑山脉。”韫小姐去昆仑山脉做什么?他以为韫小姐去回了河清村。

    这次秦南麒沉默许久,才道:“我知道了,剩下的事情你不必管了,记得照顾好安安。”

    不知为何,亦尘觉得二少声音有些发苦,似乎并不意外韫小姐会去昆仑山。

    秦南麒挂断电话,坐在宽大的办公桌上很久都没有动,他的脸色有些白,他其实该知道这么个结果的。

    许久后,他让助理定了去昆仑山的机票,不管如何,总要过去见她最后一面的。

    …………

    韫玉在昆仑山中走了两天,这两日她服用辟谷丸,渴了就喝灵泉,山脉中地形复杂,她是开着眼朝着龙脉走过去的。

    又过了两日,她终于走到龙脉处,但是发现龙脉已经不是当初那条龙脉,早就有了变化,她需要寻找当初两人尸骨埋着的位置,她依稀还记得方位,又转换位置继续走了两日。

    约莫三日后,韫玉终于来到当初大魏朝的旧龙脉之处,那里已经不再是当初的模样。

    现在初秋,已经有些寒冷,山中更寒凉,有些树木已经秋叶飘零,当初来这里的时候还是初春,山脉里一片绿意,跟这会儿是完全不太一样的场景。

    不过已经过去两千年,这里变化还是有些大的。

    秦南麒曾经说过,他死后就让人把他的尸骨跟她埋在了一起。

    现在两千年过去,她看不到当初的坟墓,不过隐约还是记得位置,开了眼看了看,寻到一处阴气很重的位置,从背包里摸出铲子,开始挖了起来,一个小时后,她挖出一具棺木来,棺木是双人的,棺木是用金丝楠木做成的,上面雕刻着纹路,那也是阵法的一种,是聚阴保尸的阵。

    这样尸首腐烂的慢,就算化成白骨,亦可保存几千年。

    她看着宽大的棺木,沉默半晌,才除掉钉子,打开棺木盖子,里面的两具尸骨早就化成白骨,一副娇小,一副骨骼修长。

    这是福玉和沈陆离的尸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