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55章 如果她就是江泠

作品:《陆总每天都在套路我

    “唉,老夫有一至交好友,原也是歃血盟的成员,却因为十年前的迫害,身体受了重伤,现在人躺在医院里,已经快不行了。”

    “他生平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再见盟主一面,我知道盟主现在没有记忆,我提出这样的要求的确有些强人所难,但是医生说,他可能就这一两天的事了,我冒昧问一句,盟主要是方便的话,能不能帮他了了这一桩最后的心愿”

    “你是希望我假扮成真正的歃血盟盟主,去见他”

    李长老一愣,心知要林汐恢复记忆,这事不可操之过急,喉咙里那句“您本来就是”就被咽了回去,只点了点头,“是”

    林汐沉吟的想了几秒钟,才微微点了点头,“不知他在哪家医院,如果顺路的话,我下午倒是可以去。”

    “苍河医院。”

    林汐挑了挑眉,这不正好就是她产检的医院吗

    说话的功夫,李长老已经撑着拐杖走到了她跟前,“若是盟主方便,属下可以派车护送盟主过去。”

    林汐伸出手,看了眼腕间的精致表盘,她和陆承修约的时间是下午三点,从这里到苍河医院开车大约四十分钟,也就是说,如果现在就出发的话,她有一个小时左右的自由时间。

    “好,你备车吧。”

    李长老眼眶一热,万分感动的朝着林汐鞠了一躬,“属下多谢盟主”

    到了医院,车子直接停在了地库,林汐和李长老等人从地库底下的病人梯上了门诊一楼大厅。

    从大厅的特殊通道往里走,穿过药房和输液厅,就到了门诊另一边的小侧门,再往前走一百米左右,就看见了一栋大约三十层高的住院部大楼。

    来的路上,李长老已经把基本情况和林汐简单的说了一下,此人姓袁,原本和李长老一样,都属于歃血盟中上层人物,但因为对江泠忠心耿耿,为人又踏实可靠,颇受江泠重用,以至于引起了歃血盟内部强烈的不满和嫉妒,在江泠昏迷失踪之后,这位袁长老自然成为了众矢之的。

    据说,袁长老当初遭到了非人的折磨,在猪圈里活活被关了一个月,那些人本来还要将他双手双脚砍断丢进粪坑里,还好易容寻的手下秦风及时赶到将他解救了出来,这才幸免于难。

    空旷的走廊,李长老走在前头,正要去护士站问一下袁长老的具体病房,忽然愣了一下,看见两个打扮古怪,戴着黑帽子的人从侧方经过,眼神刚好扫过林汐这边。

    那两人站在护士站的另一头,身上背着包,穿着一点都不起眼,但就是看上去怪怪的。

    其中一个人,在李长老的目光看过去时,刚好从口袋里掏了根烟出来,假装正要抽烟的样子,却被一旁护士告知这边不能抽烟。

    护士指了指走廊尽头的吸烟室,那两人点点头,无比自然的走了过去,没再向林汐这边看过来。

    过惯了刀尖上舔血的生活,警觉性一般都很高,李长老当下又多看了两眼,直到那两人已经走进了吸烟室,吸烟室的大门彻底在他面前关上,这才收回了视线。

    “就是这间了,病人现在很虚弱,你们尽量把握时间,不要聊太久。”护士领着他们到了病房门口,叮嘱了几句之后,就返回了护士站。

    “多谢。”林汐道了谢,轻轻推开病房的门,一边放轻了脚步往里走,一边打量着病床上的人。

    床上躺着一个瘦高的老人,因为病痛的折磨面色蜡黄,形容枯槁,手指上,身上,到处都夹着或贴着监护仪器的线,还有几根细管插在身上,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的虚弱,甚至透着油尽灯枯的疲惫感。

    察觉到有人靠近,老人眼皮子动了动,随即就慢慢睁开了那双暗淡无光的眼睛。

    他先是看了眼李长老,手指轻微抬了抬,然后就伸出那只苍老消瘦的手,李长老忙走了过去,回握住他瘦骨嶙峋的手,“老袁,我来看你了,你看看,我把谁带来了”

    袁长老浑浊苍老的眼珠子转了转,这才慢慢转过视线,朝着林汐看来,却在看到林汐的那一刻,目光充满了疑惑。

    林汐低头,伸出手撕去了脸上的易容,可能是病房里太过安静,她几乎很轻易的就听见了袁长老原本缓慢而艰难的呼吸声一下变得急促起来。

    “老袁,老袁,你别激动,盟主也是才回到国,这不刚听说你病了,就第一时间赶来看你了。”

    袁长老死死的盯着林汐,眼眶激动的发红,脸上的氧气罩快速蒙上了厚重的雾气,他胡乱的挥着手想要将氧气罩拔下来,却被林汐一把按住。

    “袁长老,我知道你有很多话想和我说,但你现在身体很虚弱,氧气罩还是戴着,你慢慢说,我听得到。”

    林汐在他床边的椅子上坐下,静静的看着他。

    袁长老闭了闭眼,浑浊的眼泪一颗接着一颗从苍老的眼眶中滑了下来,似乎还未从这辈子还能再见到林汐的惊喜中回过神来。

    好半晌,他疲惫的睁开眼,朝着林汐颤巍巍的伸出手,艰难的开口,“盟主”

    林汐握住他皮包骨头的手,忽然一阵心酸。

    那一刻,她竟无比希望,如果她就是江泠,该有多好。

    至少能给这个老人多一些临终的关怀,而不是只能靠着李长老临时抱佛脚补充的过往片段,在这飙演技。

    李长老微微叹息了一声,就起身走了出去,把空间留给了林汐和袁长老。

    “盟主,您这些年,过的好吗”

    林汐点头,放轻了声音,“我过的很好,抱歉,我来晚了。”

    “唉,人老了,总有那么一天的,盟主不必介怀,”袁长老苦笑,“袁某能在有生之年还能再见盟主一面,已经死而无憾了”

    林汐心中暗叹,袁长老怕是心里很清楚自己时日无多,根本不需要她来说这些宽慰的话。

    “盟主,你可知,易帮主的头疾不是无药可解”

    ” tart”bnk”

    xdd。xdd  ,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