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5章 贼眉鼠眼的大师。两女之间的秘密。

作品:《斗罗之我是宁荣荣的守护灵

    走出房间的文静看到白朔,脸上又多了一抹羞涩,但这一次她的眼睛并没有躲闪,而是直勾勾的看着白朔的双眼。

    她想看看白朔看到她这副模样的时候,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很漂亮。”白朔笑着点了点头。

    他看出了文静目光中渴求评价的神色。

    文静的脸刷的一下红到了耳根,眼神立刻四处躲闪,面对白朔的夸奖,文静显得那么不知所措。

    还没来得及再说话,文静便被几个老奶奶簇拥着向门外推去。

    白朔和宁荣荣紧随其后,他们想看看那大师到底要搞什么鬼。

    从那几个老奶奶口中说出大师的那一刻,白朔便已经猜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那一颗噬魂石可能就是拜那个大师所赐,至于现在又来救,恐怕那还有其他的目的吧

    文静被几个老奶奶簇拥着来到广场。

    这广场的年龄就比较大了,还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产物,那时候全村开会都是在这里进行。

    此时的广场上坐满了人,几乎全村上下老少都来到这里,很久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了。

    广场上,一对夫妇正相拥着,他们的脸上流着泪,这是喜极而泣。

    而在这对夫妇的旁边,站着一个身穿黄马褂贼眉鼠眼的道士,年龄似乎有50岁的样子,似乎他就是人们口中的那个大师。

    “爸妈”看到相拥的那对夫妇,文静兴奋地喊道。

    那正是文静的父母,看来那几个阿婆并没有骗自己,父亲的病真的好了

    村民们纷纷转过头,看到文静打扮成这样的妆容,所有人都为之一惊。

    “文静女娃娃平时看着平平无奇,这一打扮还真是清秀啊。”

    “可不是嘛,我早都想上她家提亲了,可他那父亲是个倔驴,不管多少彩礼,他就是不嫁女儿。”

    “唉,可不是嘛,现在人家也要嫁人了,爷的青春结束了”

    村民们纷纷议论着文静,可文静的眼里只有她爸妈。

    文静直接扑到了她爸的怀里,两年的委屈瞬间释放了出来,躲在那个温暖的港湾哭出了声。

    “爸你终于好了。”

    文静的父亲面容看着有些苍老,脸色还是那般的苍白,或许是因为大病初愈,还没有缓过来的原因吧。

    “静静啊咱们可得好好谢谢这位大师呀,如果不是他及时来的话,恐怕静静你就再也见不到爸爸了。”

    文静笑着点头,如果真如其他人所说,是大师将父亲救回来了,那是得好好的谢谢人家。

    “静静啊,爸爸有件事情要跟你说”文静父亲脸上有着一些难言之隐。

    文静现在很高兴“说吧爸爸。”

    “呃大师为了把我这条老命捡回来,那可是生生折了他十年的寿命,大师又很喜欢你,所以爸爸就擅作主张”

    听到这里,文静如遭雷击。让她万万没想到事情竟然会这样发展,原来穿上这礼服竟然是这个意思

    文静面如死灰,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拒绝,人家为了救自己的父亲,折损了十年的寿命,这要求似乎很合理

    “爸我知道了”文静的脸色奋力的挤出一个微笑,他不想让自己的父亲看到自己为难的模样。

    “静静妈妈也是没有办法”文静母亲的脸上有着一丝为难,但多的还是藏不住的笑意。

    这时,广场上的大师缓缓的走了下来,他的脸上写满了得意的笑容,目光肆无忌惮的在文静身上扫视。

    “静静啊,我看你今天衣服都穿好了,正好又是个良辰吉日,咱们赶快拜堂成亲吧”

    看着贼眉鼠眼的道士,文静有些害怕,难道自己真的要嫁给这个老头了吗

    这时,文静转头偷偷瞄了一眼白朔,咬了咬牙似乎下定了一个决心。

    “大师,再等两天可以吗我想再陪陪爸爸和妈妈,放心,其实我答应了就不会反悔。”

    大师的眉头皱了皱,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好,那就再等两天吧,两天之后也是个黄道吉日,那时候拜堂成亲也是个不错的日子。”

    “原来如此。”

    白朔喃喃自语,他现在总算搞明白了文静额头上那挥之不去的黑气,到底是因为什么了。

    原来那个道士,也就是人们口中的大师,就是文静额头上那黑气的缘由。也就是说,文静会死在那个道士的手上。

    这时文静缓缓的走了过来,不过她并不是过来找白朔的,而是将宁荣荣拉到了一边。

    白朔有些奇怪,难道现在的情况不是应该向自己求助吗怎么把宁荣荣拉去了,还在一起说悄悄话,还老是看自己是什么意思

    白朔没有去偷听别人悄悄话的习惯,于是将注意力转向了文静的父亲。

    在白朔的眼里,现在文静的父亲只不过是一个被人操控的傀儡而已,三魂七魄被吞噬的那部分还在那噬魂石里,没有那部分存在文静的父亲不可能好转,而现在那部分缺口,只是那道士填充进去可控的东西而已。

    这时宁荣荣回到了白朔身边,不过她的脸上和去时多了一些不一样的表情,似乎有些伤感,又有些舍不得的样子。

    “怎么了荣荣,你们俩说什么悄悄话呢”看着宁荣荣这副生无可恋的表情,白朔笑着问道。

    面对白朔的提问,宁荣荣突然紧张了起来,脸色还有些微红,结结巴巴的回答道“没没什么我们什么都没说”

    似乎又有些不甘心,于是又盯着白朔的双眼问道“白朔,你会一直陪着我的对不对”

    白朔愣了愣,真不知道为什么会又一次问到这个问题,但白朔还是回答道“当然,我说过的不是吗”

    宁荣荣点了点头,不过看她的样子,似乎还是很不放心。

    “我要你发誓”

    白朔笑了笑,只以为宁荣荣可能还在生之前的气吧,于是便同意了她的要求。竖起三根手指,对着天发誓道“好我白朔发誓如果有一天我离开荣荣的话,就生死道”

    宁荣荣连忙阻止白朔继续说下去,她还是不忍心

    夜

    文静为白朔和宁荣荣一人到了一杯水放到面前。

    看到面前的这杯水,白朔眉头皱了皱,奇怪的看了一眼文静。

    “这是在搞什么鬼”  ,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