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818章 筹码

作品:《总裁大人是只喵

    宋只只并不明白,唐礼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甚至胡岚真和梁超华都不是很明白这话中究竟有什么含义,萧潇必然是在夏梦岚团队中的一个,但同时这件事她本来就跟其他人不太一样。

    她可是在整个团队中,进行过全程投入的一个,而不是金大财等人那种纯粹出力气赚钱的那种人。

    就这种情况,唐礼还说从萧潇入手,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可第二天一早,唐礼来的时候,却将一份公司转让合约交给了宋只只。

    “把这东西交给萧潇,她就一定会配合,一旦她从夏梦岚的团队中脱离出来,夏梦岚手下的几个人,马上就会分崩离析。”

    宋只只也不知道唐礼拿出来的究竟是什么,但唐礼要忙着去公司,急忙忙的说了几句之后,随后就转身离开了。

    当宋只只翻开手上的合同之后,她顿时就明白了唐礼的意思。

    几天之后,芳菲美妆控告维拉尔美妆的案子就正式开始了。

    为了这一次的案子,夏雨连续几天时间不眠不休,将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这个案子上。

    虽然夏雨私下去找宋只只,就是为了拿下这个案子,可他同样清楚,这种案子根本不是那么简单的。

    这段时间,夏雨将同样的类似案子全都做了一个完整的了解。

    可最后的结果,似乎并不是完美,所有的原告几乎都没能打赢官司,大多数都在证据这一点上,没有办法完成递交。

    而这一次,宋只只所拿出来的证据,看上去十分丰富,但是真正能让他放心的证据,他是一个都没有看到。

    没有足够的证据,这场官司也就意味着难以打赢。

    对于宋只只来说,这一次官司输了,后面必然是伴随着巨大的损失,同时,他也要承担一定的连带责任。

    心中背负着巨大压力的他,在前半场的官司中,可以说是被对方律师全程压制,几乎就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是按照程序,将手上大量的证据,一一上交过去。

    这样的表现,明显是没有办法打赢这场官司的。

    “宋小姐,这场官司,我们恐怕赢的可能性不大。”

    让夏雨说出这句话,对于他来说,是何等的难过,这毕竟是他一直一来,第一次接手一个案子,也意味着今后他能不能在沈氏集团的律师团中占有一席之地。

    所以这一次的案子,他比任何人都更加想要赢。

    可这个案子的难度,实在太大了,甚至可以说,这个案子想要打赢,只是他一个律师个根本就远远不够。

    “就没有一点可能吗”

    宋只只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跟在一边的胡岚真就当先开口了“我们之前已经拿到了那么多的证据,他们在网上雇佣水军,抹黑我们公司,四处造谣生事,我都难道了证据,难道这还不能算是证据吗”

    夏雨无力的摇摇头,为难的说道“不行,这些证据我都看过了,要说维拉尔存在恶意竞争,这倒是没有问题,但是想要质控他们恶意注册,这就难度太大了,而且证据十分牵强。”

    宋只只什么都没说,其实她很清楚,这件事夏雨已经尽力了,而且这件事其实他也没有说错,这种事情,本来就存在很大的难度,取证就是最大的一个难点。

    另外只有证物,其实也不是很够用,至少宋只只的手上现在是没有人证这一点的,仅有物证还是不够严谨。

    “宋小姐,各位都在”

    就在宋只只一行人无奈的坐在一起,相互默不作声,都在想着这件事后面要如何处理的时候,萧潇从后面走了过来。

    虽然她明知道,自己出现在这里,必然不受欢迎,可她实在忍不住想要看到宋只只此时失魂落魄的模样。

    作为胜利者,她很愿意欣赏一下宋只只现在的凄惨模样。

    “萧总麻烦你现在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一向不太说话的梁超华,此时看到萧潇走进来,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甚至当场就直接下了逐客令。

    只可惜,萧潇却不会在意宋只只意外其他人的想法,依旧迈着两条大长腿,旁若无人的走进了休息室。

    而宋只只也没有在意,看了一眼身边的几个人,事宜他们先出去,随后问了夏雨一句“一点机会都没有吗”

    夏雨看着走进来的萧潇,还以为宋只只是像跟萧潇做和解之类的。

    但对于这个案子来说,他内心还是十分清楚的“几乎没有可能,除非有更加直接的证据,或者证人。”

    没想到,宋只只对此好像一点都不在意,点点头说道“你先出去休息一下,这场官司我们赢定了。”

    夏雨不明白,宋只只究竟为什么这样说。

    而且信心满满,好像已经敲定了。

    要知道,这个案子,就是法官都不一定能直接下定论,她凭什么

    “想不到,宋小姐竟然这么有信心,真不知道这信心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宋只只究竟有什么底牌,可就算是有什么底牌,恐怕也没有办法能拿得下,这个案子。

    所以这会儿她依旧不担心,走进休息室之后,直接就坐在了宋只只面前“说说看,我还是请好奇的,你手上究竟有什么能打赢官司的手段”

    谁的手上都有点底牌,宋只只手上保不齐也有,而且萧潇知道她身后有个巨大的靠山。

    一旦沈浪插手这件事,官司的走向,就不一定是这么简单了。

    所以今天她过来,也是想要探探宋只只的底,也想打击一下宋只只,阻止她将沈浪搬出来。

    “你大可放心,这件事沈浪不会插手进来的,这是我们之间的争斗,我不会将他拉进来的。”

    宋只只很清楚,萧潇真正怕的人不是自己,而是自己身后的沈浪。

    在沈浪这个擎天巨兽面前,萧潇的这些小手段,根本不值一提。

    所以在宋只只说起这件事的之后,萧潇倒是放心了不少。

    夏梦岚果然没有所错,还是对沈浪十分了解的,深知他是个什么样的性格以及底线。

    果然在商场上不管怎么争斗,沈浪都不会伸手阻挡,但在其他事情上,可就不一定了。

    “你就真的这么恨我吗”

    两人之间,本来就是校友,在学校的时候,也没有多少交际,好像唯一的一点冲突,就是在顾南辰的身上。

    可问题是,顾南辰当初也跟她没有多大的关系,甚至现在也没有。

    为什么萧潇整天都好像将自己当成杀父仇人一样,这一路上,对着自己穷追猛打的。

    “顾南辰的事情,我想我已经说的足够明白了,为什么你总是将我当成你的假想敌呐”

    “我是个有男朋友的人,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你连顾南辰都不信任吗”

    萧潇当然是不信任的,甚至可以说是对这两个人,谁都不相信。

    本来就不是很相信宋只只,加上顾南辰那段时间,时不时就找宋只只,她自然不能相信这两个人。

    除此之外,宋只只这段时间,好像走鸿运一样,步步高升,反倒是她这段时间的生意,步履维艰,她心中更多的还是一种嫉妒心理在作怪。

    “宋只只,我想你理解错了,其实我一点都不恨你,我只是想看到你身败名裂的一幕。”

    在确定了沈浪不会出手之后,萧潇也算是彻底放心了,对于宋只只在没有一点防备的心思了,反正不管宋只只手上有多少底牌,只要不是沈浪出手,夏梦岚一定会有办法。

    只是这狠话放完,她就打算离开,却不想,宋只只从背包里拿出一份合约丢在桌上“我很好奇,你跟夏梦岚合作,除了看我伤心难过之外,你还能得到些什么东西,会不会比萧速还要让你看重”

    果然,一说到萧速,正准备离开的萧潇顿时浑身一颤,身体僵在了原地,随后缓缓转过身来,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宋只只。

    总算是送了一口气,看来萧潇还是十分在意自己的公司,对于夏梦岚来说,她根本没有那么在意。

    “我们直接一点,我想要的东西你知道是什么,而你想要的东西,就刚好在我手上。”

    宋只只毫不在意的将手上的东西丢在萧潇面前,随后站起身来,轻声说道“萧速的商标注册,在市场上价值不菲,我叫人问过价格,至少有几百万的价值,要是外上一个加工厂,这个价值估价差不多能达到上千万了。”

    “这份大礼,你觉得够不够”

    本以为宋只只手上的筹码,夏梦岚一定能应对的,却万万没想到,宋只只最后所拿出来的筹码,竟然是针对自己的。

    夏梦岚或许能解决这个问题,但是不代表萧潇愿意让夏梦岚解决这个筹码。

    “宋只只,我现在明白了,你的手段果然了不起。”萧潇紧咬着银牙,双眼却一直紧盯着桌上的文件,眼神中充满了不舍。

    “没关系,东西你不要,下次我将东西拿回来,可就什么都不会跟你交换了。”

    宋只只将手机丢在桌上,一段段视频在都在播放着,上面是金大财和郎思明等人跟胡岚真等人的见面的画面。  ,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