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章0章 武道之路

作品:《开局奖励一个魔宠进化系统

    “以寒兄强大的实力,不知道为什么选择武道这条,这条路”

    他本来是想说这条不归路的,但想想还是有些不妥。

    武道这条路,不管什么时期,都干不过御兽师,非常的鸡肋。

    而到了白金之后,需要领悟自己的金身法相才能晋级钻石。

    这其中的难度非常之大,难住了无数的天才。

    即使领悟了法相,也分为三六九等。

    九等强大的法相自然能够碾压同等级的钻石御兽师,但绝大多数都是那个三流。

    所以整个唐国,武道修行者非常少。

    整个京华大学对于武道科的科目非常少,几乎是没有,课程内容都是授课老师自由发挥。

    听了严乐对于武道科的介绍,方寒自信的笑了笑。

    “如果走的是康坦大道,谁都会,那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

    “但武道这条路,虽然埋葬了很多天才,但我,一定会踏出属于自己的路。”

    “没有,我就踩出一条路,锤出一条路。”

    这话一出,后面响起了一阵嘲讽和惊叹。

    “呦,口气挺大的,还踏出自己的路当初无数栽倒在武道这条路上的天骄们也是这么想的吧”

    这声音听来非常的熟悉。

    方寒回头一看,果然是自己的老相识刘辈。

    刘辈这才看出这是方寒,面色一变,心叫不妙。

    当初来京华大学的时候就一直想着,见到方寒就躲得远远的。

    没想到,稍微装了个比,就被撞见了。

    当初在夏令营被锤的场面还历历在目,如果现在是在天荆城的话,刘辈保证方寒活不过今天。

    但现在是京华大学,他的关系网派不上什么大用场。

    方寒笑着问道“原来刘小弟,夏令营一别,已有一个月了吧”

    “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忘了在训练营的快乐时光了”

    刘辈尴尬的笑笑。

    现在围绕着他的基本的都是刚考进来的新生,对于夏令营的事情基本不清楚。

    有两个刻意讨好刘辈的新生就立马回骂道。

    “你算什么东西,敢这么和刘大哥说话”

    另一个刚准备说点什么,刘辈二话不说,直接一个巴掌抽了过去。

    “两个狗东西,怎么和寒哥说话呢”

    “我和寒哥,那是拜把子的兄弟,过命的交情,岂容你们挑拨”

    “你们滚吧,别让我再看见你们,脏了寒哥的眼”

    方寒不禁感叹,这刘辈对自己人下手,可真特娘的狠。

    对忠于自己的舔狗都这样,果然是个薄情寡义的人。

    心里对他的鄙视又重了几分。

    方寒嘲笑着说道“刘同学,看来是什么样的人找什么样的手下啊”

    “当初你瞎眼,现在轮到你的手下瞎眼,下回能不能长点心”

    方寒也知道,现在在学校里,不能随意打架,只能言语上恶心一下他。

    听到方寒的话,刘辈面部一阵抽搐,恨不得把他抽筋扒骨,可惜,形势比人强。

    现在摆明了方寒的实力比他强,眼下只能认怂,后面找史家的史记跟他硬钢一波。

    在训练营,方寒把所有学长都给揍了,这事他还清楚的记得。

    当时夏令营拿这个方寒没办法,但现在是上京,是很多大家族的大本营。

    只要把方寒的一些消息透露出去,相信会有很多学长过来报复的。

    心里有了底之后,刘辈的面上越加的谄媚,赔笑道。

    “寒哥说的是,您这话让我恍然大悟,茅塞顿开。”

    “您放心,后面我一定严格把关小弟的收取质量,努力做到不给寒哥添麻烦。”

    嘴上姿态放的越低,其实心里已经想好了一万种弄死方寒的方法。

    听到刘辈的话,方寒也是非常的奇怪,被自己这么嘲讽,这个家伙还这么听话,是脑子坏掉了

    一想到他的性格,瞬间明白了。

    对那些阴险的人,如果他对你破口大骂,问候你十八代祖宗,这反而问题不大,这表明他对你没办法,只能通过骂你出气。

    但如果他对你非常的恭敬、谦卑,这就意味着,他要对你动手了。

    这些极低的姿态就是用来迷惑你的,让你放松警惕。

    这个刘辈就像那躲在暗处的毒蛇,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钻出来咬你一口。

    他的脑子里估计已经想好了一些恶毒的计划。

    如果有可能的话,方寒真想一拳把这家伙锤死,省的给这个世界留下祸害。

    可惜,现在是众目睽睽之下,根本不可能击杀他。

    既然知道他对自己有想法,也不必留情面了,方寒直接说道。

    “不错不错,舔的不错,有前途,我家的后院缺一条狗,我觉得你很合适。”

    “薪资丰厚,待遇从优,如何,想来上班吗”

    “每天只负责舔我就行了,这个任务不难吧”

    这个话,只要是个人,听到了绝笔会爆炸,但刘辈仍然面色不变,赔笑道。

    “寒哥抬爱了,我行事鲁莽,就不浪费寒哥家的口粮了。”

    “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方寒不禁为刘辈的忍耐而感到震惊。

    有这股子忍劲,干啥不行

    非要一门心思弄在歪门邪道上。

    方寒也懒得和这个家伙较劲了,既然不能杀他,再多说也是恶心自己而已。

    自己之前确实得罪了很多人,但他从来没有后悔过。

    在上京,自己根本没有什么根基,更别谈什么后台了。

    如果那些被自己锤过的人一齐向自己发难,自己还真不带怕的。

    都是一群白金没到的渣渣,在自己眼里,一起上都是一个结果。

    唯一担心的就是他们动用背后的势力,给自己使绊子,叫家长出手啥的,恐怕还真有点难受。

    不,自己还有赵老这个挡箭牌。

    那个赵盈盈在之前的大会上欠了自己一大笔钱,可以找这个借口到赵家去。

    只要那些人看到自己进了赵家,就必定不敢拿自己怎么办。

    和赵家扯上关系,就等于给自己上了一道大保险。

    “京华大学今年全国招生920人,国外留学生26人。”

    “其中32人选择了武道科方向。”

    “各位,国家和人类的未来就要靠你们了。”

    “你们是幸运的,因为你们考入了大学,暂时不用服兵役”

    “可以有许许多多的时间来增强你们的实力,增加以后上前线存活的几率。”

    “但你们也是不幸的,实力越强,担子越重。”  ,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