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53章 还需要考虑那么多吗需?

作品:《【团宠】云养王府小甜菜

    “你怎么会这样想呢”

    瑶戈紧皱着眉头,放下了手中的柴火,一脸不满的说道“你现在还年轻,我也明白作为杀手的难处,但是,你这样消极的想法并不适合你。”

    “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只要有希望,总有一天会实现的。”瑶戈不免宽慰贺子骥。

    “你也不用担心,若是到时候实在不行的话,我也可以帮你。”

    若不是手上脏兮兮的,她还想要拍一拍贺子骥的肩膀,好好的鼓励他一番。

    “你帮我”

    “对啊,我帮你。”

    贺子骥微微愣了愣,看向瑶戈的眼底闪过一抹讶异又期待的光芒。

    不得不说,听到瑶戈的话,贺子骥的心中顿时掀起了一丝丝波澜,让他的眼中充满了希冀,但更多的是好奇。

    “你要怎么帮我”贺子骥还是问出了口,他很想要知道瑶戈会怎么帮他。

    “这个嘛,还是需要我的医术。”瑶戈拍了拍手,献宝似的看向贺子骥,又继续说道“到时候我给你一颗假死药,你只要吃下去,睡一觉,然后你的人生就改变了。”

    假死药吗

    贺子骥的眼底闪过一丝希冀,只是想到他此刻的身份,不由得苦笑了一声,只怕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毕竟他现在在组织里的地位,并不是想走就能走,想死就能死的了。

    既然如此,瑶戈有这份心也就已经很好了,最起码瑶戈把他当成了朋友,而不是敌人。

    “等你想好要脱离组织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瑶戈看到贺子骥脸上的表情便也知道,他现在还没有这个打算,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

    而她也不会逼他,毕竟这是贺子骥自己的选择。

    贺子骥只是默默的弄着野鸡,不再多说什么。

    也许,不久的以后他真的需要瑶戈的那个药也说不定。

    而另一侧,府衙内。

    府衙内的氛围就比较压抑。

    萧清冶坐在案桌后,一脸阴沉的看着门口的位置。

    “爷。”狄言和狄玉出现在门口,十分恭敬的说道。

    “如何”男人如同地狱般的声音,冰冷冷的传了过来。

    狄言不由得抿了抿唇瓣,心中更是担忧不已,自从他家王妃找不到了之后,王爷就一直处于随时爆发的边缘。

    而那些之前来刺杀王爷的黑衣服反倒是遭了秧。

    狄言还很庆幸那些黑衣人来了,若不是他们来刺杀王爷,那么,他们这些人就变成了炮灰了。

    “回爷,没有关于王妃的消息。”狄言低垂着头,十分恭敬的说道。

    他知道王爷并不想要听其他的信息,唯独对王妃的信息比较敏感,也是最迫切需要的一个。

    “再查。”萧清冶好看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薄唇抿成了一条线,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是,爷。”狄言和狄玉相视一眼,抿了抿唇瓣再次返回了牢内。

    而之前那些被抓到的黑衣人,他们早就已经卸下了他们的下巴,以防止他们吞服毒药,他们问不出来什么。

    “狄大人。”一个属下看到狄言过来,十分恭敬的说道。

    “问得如何了”

    “回大人,他们这些人刚开始嘴硬的很,什么都不愿意说,后来几个人受不了了才吐露出来了一些。”

    “有没有关于王妃的消息”

    “还没有。”男人摇了摇头,沉声说道。

    狄言闻言,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还是没有王妃的消息,恐怕这并不是王爷想要的答案。

    狄言看到牢内的几人,有的脸上糊满了湿水的纸张,显然刚刚用完刑,还在那大口的喘气。

    看向另一边在脚手架的人,血肉模糊的手脚腕,便能够知道也受到了很多的刑罚,现在还有一口气在,是他们用药吊着,为的就是能够从他们的口中问出王妃的下落。

    而现在看来,恐怕并没有王妃的消息。

    “大人,这是这些人说得,只能知道他们的老巢在什么地方,而且属下分别问了他们几人,说得地方都是一样的,应该不会有假。”男人拿着类似状纸的东西交到了狄言的手中。

    “好,我知道了。”狄言环顾了一下四周,抿了抿唇,又继续说道“将人押到大牢内,听后王爷发落,记住,别让他们死了。”

    “是,属下明白。”

    狄言拿着得到的信息,再次来到书房门口,轻轻地吐了口气,这才恭敬的报道。

    “爷,刚刚得到消息,他们的老巢已经知道了,也许能够在那里知道王妃的下落。”

    萧清冶原本不报任何的希望,在听到有可能有瑶戈的消息的时候,眸光微微闪了闪,“拿过来。”

    狄言见状,轻轻地松了口气,若是再继续让王爷如此下去的话,恐怕整个府衙都要被冻住了。

    萧清冶拿着从狄言那里得到的消息,将它铺平放在了桌面上,仔细的找到了地图所指的位置,沉声说道“带上人,去这个点监视他们,不要打草惊蛇。”

    “是,属下明白,这就带人去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狄言闻言,赶紧领命。

    两天后。

    “如何”

    “回爷,经过这两天的监视,属下在那里看到有一个人的体型跟王妃很相似,只是”狄言和狄玉很是恭敬的说道,有些欲言又止。

    萧清冶闻言,眸光微微闪了闪,“还有什么”

    狄言有些害怕的咽了咽口水,不得不说,他有些不太想要告诉王爷接下来的事情,他怕王爷会发飙。

    反倒是狄玉在一旁有些沉不住气,完全没有看狄言脸上的表情,只是实话实话说道“王妃好像跟在一个男人的身边,最近这两天都是他们两人一起。”

    狄言不禁在心中默默地为狄玉捏了把汗,这个傻小子难道不知道王妃在王爷心中的重要性吗

    竟然如此明目张胆的说出来,看样子还是缺少经验。

    “爷,是否需要属下将人拿下”狄玉见两人不说话,便又开口问道。

    萧清冶在听到瑶戈的身边有其他的男人的时候,眼底的火光四射,就要溢出眼眶了,只是压在了心底。

    然而只有狄言能够感觉得到周围的空气仿佛是凝固了一般,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狄言有些无语的看了眼狄玉,这个家伙根本就分不清到底是什么情况,竟然敢这样说。

    难道没有看到他家王爷马上就要杀人了吗

    竟然还在那火上浇油。

    看样子,他需要找个时间好好的跟狄玉谈一谈了,不然,某天被他家王爷揍了也不知道什么原因。

    “将王妃带来。”萧清冶微微眯了眯眼眸,冷声说道。

    “是,属下这就去做,只是那个男的,需要属下一并带来吗”狄玉领命,犹豫了一下又接着开口说道。

    “一并带来。”萧清冶微微眯了眯眼眸,眼底闪过一抹淡淡地幽光,沉声说道。

    “是,属下这就去办。”说着,便准备转身离开去将瑶戈和那个男人一同带过来。

    只是,刚走了几步,便被狄言一把手拽住了手臂,冲着他摇了摇头。

    “爷,属下觉得这样做有些不妥。”狄言拉着狄玉的手臂不让他离开,紧皱着眉头看向萧清冶,有些不赞同的说道。

    “哦为何不妥”萧清冶抬眸扫了两人一眼,淡淡地开口说道,然后给狄玉一个暂停的眼神。

    “是这样的,爷。”狄言见萧清冶不再那么坚持让狄玉将人带来,微微松了口气,又接着说道“爷,既然王妃愿意跟那个人一起,那么一定是有原因的。”

    “继续说。”萧清冶闻言,微微皱了皱,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有规律的敲击着。

    “是,爷。”狄言微微缓了口气,这才又接着说道“王妃若是心甘情愿的跟着那个男人,肯定不会是被人胁迫的,而且,若是因为不了解情况,我们贸然将他们两人带来,恐怕会惹怒王妃。”

    “就像是之前那样,没有经过王妃的同意,到时候,王妃一怒之下又离家出走,那属下到时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寻王妃的下落、”

    毕竟这件事确实也发生过,而王妃到现在也没有回来。

    貌似还是没有原谅他家王爷。

    若是现在再火上浇油,将人不分青红皂白的就直接带来,恐怕又会重蹈覆辙。

    萧清冶放在桌面上的手微微顿了顿,不得不说狄言的话说得在理,这件事还需要从长再议。

    “这样是不是太麻烦了。”狄玉微微皱了皱,显得有些不耐烦。

    只是将人带回来,还需要考虑那么多吗

    “爷,属下觉得只要将王妃带回来就好,至于那个男的,将他杀了便好。”

    “狄玉,难道你说话就不经过大脑的吗”狄言闻言,紧皱着眉头看向狄玉,他实在是很想要撬开他的脑袋,看看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难道他就没有看出来王爷的脸色很不爽吗

    “喂,狄言,你什么意思”狄玉听到狄言的话,有些不赞成的低吼道。

    “还能是什么意思,难道还要我明说吗”  ,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