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9章 天赋的差别

作品:《都市妖孽高手

    第219章 天赋的差别

    尽管在第一次沈正航打来电话的时候,江川建议他可以干掉深证来,独吞掉程泉文给他们的钱。

    但那一方面是对沈正航的嘲讽,另外一方面,也是顺手在他们兄弟之间埋下一根刺,或许未来有朝一日他们兄弟之间会反目。

    可江川却着实没有想到,沈正航下手竟然会这么快,一看到事不可为,便无比果决的把自己的亲弟弟沈正龙当成了替死鬼,这种狠辣的做法,哪怕是江川也不禁为之动容。

    手段毒辣并没有什么,如果有必要的话,江川可以比沈正航毒辣无数倍。

    然而,对于自己从小一起长大一母同胞的亲弟弟下毒手,并且还是在二人之间并没有什么仇恨的情况下,这种毒辣,江川着实是自愧不如。

    可越是如此,就越是能够看出沈正航此人的心性,像这种毒辣到六亲不认的人一旦要发起疯来,那便如同疯狗一般,除非能够找到机会将其一棍彻底打死,要不然的话,终究是个麻烦。

    不过,江川也没有太过担心,疯狗固然是个威胁,但也要看沈正航能有多大的能耐。

    有些人穷极一生,也只能在嘴上发狠,沈正航就连华国的国境线都不敢越过,想要给江川添麻烦,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况且,沈正航目前身在欧罗巴,江川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前去追杀他,只是把沈正航在布赛勒的消息告诉了陈长流。

    即便是要除掉沈正航,前期也可以让陈长流先派人去打探消息,确定了沈正航的位置之后,江川再动手。

    况且,对于江川来说真正的麻烦并不是沈正航,而是那个隐藏在暗中的神秘人。

    昨天晚上的突破让江川已经清晰的认识到,那块古玉中的灵气之浓郁,即便是布置上聚灵阵都远远比不上,二者之间甚至都无法相提并论。

    从那天的潜入者的战力上就能看的出来,对方可能不仅明白这块古玉的价值,而且也需要这块古玉。

    这样一个敌人隐藏在暗处,才是真正的麻烦。

    而此刻江川在修为上已经有所突破,他的感知能力比此前自然也随之增强,虽然还不达不到仅凭着血迹就能够追踪到那个神秘人的程度,但无疑是更近了一步。

    刚吃过早饭,黄友伦就开车到了庄园,他亲自带来了一块上好的籽玉,大约有成年人半个手掌大小,没有经过半点的雕琢。

    这块玉在铭信集团仓库的所有料子里,也已经算是相当不错的了,柳晚珺在知道江川从苏缪的手中拿回那块古玉的经过之后,便直接让黄友伦把这块料子送了过来。

    如果单单只是以玉石本身的价值而言,这块籽料比起那块古玉的价值只会高,不会低。

    用这块料子补偿给苏缪,也能说的过去。

    然而江川心中却不禁有些奇怪,因为他发现,柳晚珺在触碰过那块古玉之后,身上竟然只沾染了极其细微的一缕灵气,这比起苏缪身上那缭绕的灵气而言,可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是因为苏缪接触古玉的时间比较长

    江川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这种猜测,因为此前他第一次去找苏缪的时候,她并没有把古玉随身携带,但是她的身上依然有灵气缭绕。

    而在当天下午苏缪把古玉交给他的时候,江川发现她身上缭绕的灵气又浓郁了一些,那个时候她接触古玉的时间同样不长,但是变化却很大。

    这显然说明,一个人身上沾染的灵气多少,跟接触古玉的时间长短或许有关系,但未必是决定性的因素。

    江川隐约意识到,这或许是因为个人体质的原因,换句话说,这可能就是天赋,修炼方面的天赋。

    柳晚珺在修炼方面,应该没有苏缪的天赋好,这个发现让江川不禁有些惊讶,他此前也的确往这方面考虑过,但却并没有太在意过天赋的问题。

    他自认为自己的天赋并不是太好,毕竟他用了足足小半年的时间,才第一次拥有了气感。

    而后,他又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才勉强跨入了练气一层,如果不是因为意外拿到了古玉,他现在仍然会继续卡在练气二层的经信局。

    所以他一直认为自己这么差的天赋都可以修炼,那这世上不能修炼的人恐怕不会很多,关键是要遇到合适的功法,或者说,要有足够的机缘才行。

    可现在看到苏缪和柳晚珺的对比,江川才忽然意识到,或许天赋真的能够决定一个人是不是可以修炼,或者能修炼到什么境界。

    为了验证心中的猜测,在把柳如怡和钟贝送到江北大学之后,江川再一次开车来到了卷烟厂,与苏缪见了面。

    “这是答应给你的玉料。”

    江川把那块用蓝色绸布包裹着的籽玉交给了苏缪,那绸布原本就是苏缪的,现在同样是物归原主,“你看一下,是不是满意。”

    苏缪接过来还没有看就问道“如果我不满意呢”

    江川笑笑“如果不满意,那我就再给你换一块,一直换到你满意为止。”

    实际上,在古玉的事情上他算是欠了苏缪一个人情,尽管这份人情苏缪自己并不知道,可江川却是记在了心里。

    或许苏缪也只是恰逢其会,但实际上在江川看来这就是一种机缘,就如同此刻他感知到苏缪身上那缭绕的灵气并没有因为离开了古玉而有所减弱,他就知道,苏缪同样也是一个有机缘的人。

    “这是不是有些太贵重了”

    苏缪打开了绸布,看到了其中的籽玉,目光在江川的脸上打量了几下,“虽然我不太懂玉石,但我也知道这块是籽玉,听说是按克来计价的这可比我给你的那块玉要贵的多”

    江川微笑道“其实说白了,玉就是一种特殊的石头,东西是死的,其价值多少,关键还要看是对谁而言。

    或许对你来说,这块玉很值钱,但是实际上在我和柳总看来,那块玉更有价值,所以,我们权且可以算做等价,不需要太过计较。”

    谁知,苏缪却是摇了摇头,说道“你也说了,对我而言这块籽玉很值钱,我只站在我的角度看,所以,我不能要这块玉,我只要一块跟原来的玉价值差不多的。”

    江川失笑“我觉得那块玉就值这个价,你又何必这么计较”

    苏缪说道“如果我不计较,可能过不了多久纪检部门的人就会收到关于我的举报信,如果你是真的想感谢我,以后如果我有需要的话你可以帮我一个忙,而不需要用这种方式。”

    闻听此言江川立刻就意识到,苏缪恐怕隐约感觉到了那块古玉可能另有价值,但是她却没有说破,这让他对苏缪的观感改变了一些。

    这无疑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她出身不凡,但却没有豪门大小姐的盛气凌人。

    “那好,我把这块玉带回去,再重新给你换一块。”

    江川说道,“至于说帮忙,只要是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没问题。”

    他着重强调了力所能及,即便是欠苏缪的人情,他也不会直接拍着胸脯给出承诺。

    苏缪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你真的有些狡猾。”

    “这话怎么说。”江川失笑。

    “你从我这里拿走的那块玉,不是柳铭信的遗物。”苏缪看着他,“其实你骗了我,对吧”

    “那块玉”

    “你不用狡辩,我已经看过全部的资料了。”

    苏缪不等他说话,就直接打断了他,“你们的确是报案了,在警方的卷宗中也的确提到了那块玉,但那并不是柳铭信的,而是属于袭击柳晚珺的那个嫌疑人的,我没说错吧”

    因为昨天江川在看到那块玉的时候,有了一丝异常的反应,苏缪便立刻留了心,晚上回去之后,她又仔细调查了整件事情。

    然而在所有的卷宗之中,苏缪都没有找到铭信集团关于玉石丢失的报案,他们报警,是因为柳晚珺被人袭击,起因就是因为那块玉。

    苏缪立刻就意识到,江川是在骗她,只不过,江川说的并不全是谎言,而是九分真一分假,可往往这种谎言才是最高明的,也最容易骗到人。

    毫无疑问,她即便是此前已经留了一个心眼,调查了一下,也依然上当了。

    被苏缪当面揭穿,江川却没有丝毫的尴尬,只是微笑道“事出有因,而且,你的身份来头太大,我又不能明抢,只能用这种办法。”

    “你还想抢”

    苏缪瞪大了眼眸,她甚至已经忽略了江川说她来头太大的话,因为她完全没有想到,江川竟然会脸不红心不跳的当着她的面说要抢夺。

    江川毫不掩饰的说道“在必要的时候,我肯定会用上一些手段,包括暴力手段。”

    “我收回刚才的话。”

    苏缪说道“你不光是狡猾,而且脸厚心黑。”

    江川也没有辩解,只是微笑道“我说过了,事出有因,具体原因我不方便解释。但是,抱歉,我算是骗了你。”

    “昨天我就告诉过你,我最讨厌被人欺骗,可你却骗了我。”

    苏缪盯着他,“所以,你要补偿我”

    。,,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请加qq群647377658群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