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章 雷焰州第一天娇

作品:《九天剑图

    妖娆的姝烨和蕙质兰心的溪若跟着纪晓炎学了近一年,才懂得配制五香肉及女儿红的佐料。并由她们照管黑石纪府。

    冰焱也掌握了酒仙楼。

    妃葶掌控了紫薇仙食府。

    娉翎、莺昙执掌了纪府十二钗。

    廖琬晴、欣岚执掌了纪府百娇。

    纪晓炎带着贝琦、苏湛蓝离开了黑石纪府。

    紫薇带着曼箐离开了万花镇。

    池灵带着子瑜,张芸碧带着霍茵和霍瑶,韩诗仪带着碧蔓离开了池泉镇。

    亿里外的飘柳镇,清纯脱俗的徐婉清,站在“常来客栈”对面,已经等了一天,他们还没来,有些着急,皎如秋月的瓜子脸,精致五官,柳眉微锁,一身合体白裙,般般入画。

    时不时向周遭张望,顾盼生辉,撩人心怀。微风吹起她鬓云露出似雪的香腮。

    纪晓炎端起酒坛喝了口,眼角的余辉,瞅见徐婉清,一愣咣一声,酒坛掉桌上,滚到一边,咕噜咕噜的酒水倒出。

    朝窗外望去,双目直冒绿光,啪哒啪哒掉出两滴口津,砸在桌上,他正面窗而坐,对窗外一目了然,把徐婉清一颦一笑看得清清楚楚,不禁脱口而出“好漂亮的仙子。”

    苏湛蓝扶起酒坛,瞅见纪晓炎猪哥样,掉出二滴口水,探头顺着他的眼光望去,也被徐婉清的清纯得近乎空灵的美吸引,长裙飘飘,露出大截的白藕玉臂,闪出玉质白光,在阳光上闪闪发亮。心中一喜,瞄了眼纪晓炎,狡黠一笑,妖娆无比,清喉娇啭“婉清姑娘婉清姑娘”站了起来,玉臂伸出窗外摇晃着喊。

    徐婉清眸含秋水朝上望,露出玉颈,扫视了下,看见了苏湛蓝,绣幕芙蓉一笑开,美丽得令人心颤,抬起玉臂也晃动了几下,娇莺初啭“湛蓝姑娘。”

    苏湛蓝招着纤纤玉手喊“上来呗”

    徐婉清迟疑会轻盈从街对面走了过来,进了客栈门,原本吵杂的大厅忽然禁声了,宛如被施了魔法,静止了,忘了喧哗忘了进食,眼光一眨也不眨地盯住徐婉清,静如处女走上木梯,上了二楼,二楼的食客也禁声了,徐婉清进了包间,优雅闲适坐于苏湛蓝身旁。

    近看她,徐婉清更加精致美丽,立体的精美五官,凝脂细腻的玉肤似要拧出水,阵阵幽香袭来,钻入鼻尖令纪晓炎精神一振。

    徐婉清“这二位”

    纪晓炎盯着她傻了,秀丽端庄的贝琦见状应道“贝琦”与此同时桌下的玉足踢了踢纪晓炎,见他依然如醉如痴,傻愣愣的瞅着徐婉清,于是传音娇喝声“纪晓炎,眼珠都掉桌上了。”

    如梦初醒“婉清姑娘,你好漂亮啊我在哪儿见过你,又想不起来。我叫纪晓炎。”

    徐婉清嫣然一笑说“青剑门,徐婉清。”

    纪晓炎心里默念几遍“青剑门。”暗想以后得多去几趟,看看婉清姑娘也好。耳边一阵嗡鸣后听见苏湛蓝说“去哪”

    徐婉清“去雷焰宗学剑。”

    苏湛蓝“我们也是。刚才在楼下等人”

    “是。等些朋友,一起去雷焰宗的,原本约好在那里等,可是等了一天,他们也没来。”

    “要不跟我们一起。”

    “行,一起走。”徐婉清说着对讯戒说了声“我先走了。”

    纪晓炎眼神粘住徐婉清,从未离开过,总瞧不足看不够,犹如掉进欲望深渊,难以自拔。

    苏湛蓝传音“喜欢,要不,我帮你做媒,纳她作妾。”

    纪晓炎兴喜若狂地说“太好了已后咱多个伴。”

    苏湛蓝哼地声“你的伴还少啊想让我为你做媒,你得保证,永远不能把我们卖了或送人,永生永世把我们带在身边,对我们好,不离不弃。”

    “那你们也得永生永世不离开我。”

    耳边传来苏湛蓝和徐婉清的声音“我苏湛蓝徐婉清,永生永世不离开纪晓炎,永远只嘱于他,忠于他。”

    无尽星宇上一个暗红的宫殿,横跨无尽的星宇。大殿里响起苍劲声音“传令无尽疆域,晓炎的神妃苏湛蓝、徐婉清历经万世磨难,始终不渝,今修成正果,封为永世夫人座下永世主后妃,协助永世夫人执掌永生界域,免予轮回之苦,赐永生金莲一朵。”

    二朵金莲飞出大殿,穿过无尽的疆域,破空而来,时间霎时凝固,一朵金莲无声无息钻入苏湛蓝、另一朵钻入徐婉清眉心。金莲迅速融入两女的骨肉、血脉、神魂、真灵等一切。

    两女娇躯散发出令神灵匍匐的气息,让人无法正视,不敢亵渎。一团云雾守住她胸口,云内有朵金莲摇曳着身姿。

    凝固的时空中,融合后的金莲在她们的头顶上方映出虚影,贝琦的紫金莲和苏湛蓝、徐婉清的金莲,虚影散发出绚丽的云雾,靠近的刹那间就叠在一起,一触即分,莲花虚影各自隐回身躯,隐没的刹那间,她们即产生千丝万缕的联系,那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坚不可摧的关系。

    过了几息,凝固的时空又开始走动。贝琦三人觉得彼此亲密无间,好得宛若一人。

    纪晓炎一脸茫然,搞不清楚状况。

    誓言后,三女怎么就亲昵的宛若一人了呢不是姐妹胜似姐妹。他无论如何展开想象及大胆的猜测,都想不透,但他意识到三女和平共处,相亲相爱,最终受益的是自己,身边越稳定牢靠,意味着后院稳固。

    三女有种相见恨晚,天南地北无所不谈,甚至包括了纪晓炎的风流韵事。

    纪晓炎有种被拔光衣服无处遁形之感,又在清纯的芬芳,幽香的熏染,香娇玉嫩的诱惑下,心里猫抓似的欲罢不能,晚霞西沉,月芽初升,时间在畅所欲言中悄无声息流逝。

    银月已当空之时伙计走来“公子、小姐客房已收拾好,可以进去休息。食楼熄灯时间已到,就请公子、小姐回房聊。今晚夜色不错,不如到映翠湖逛逛。”

    苏湛蓝“炎哥,咱去映翠湖呗”

    还没等纪晓炎点头,她与徐婉清已起身跑下楼了。两人边走边窃窃私语“蓝姐,你是如何断定出他会一见倾心预先叫我在对窗等。”

    苏湛蓝“是正常男人都会一见倾心的,整个雷焰州那个男人不为你痴狂的,为见你一面挤破脑袋,要不是青剑门是雷焰州第一大宗,你又是老祖之嫡孙女,早被人抢跑了。晓炎虽不好色,但他毕竟是个男人,还是个未成帝成圣的男人,正当血气方刚,爱美之心他也有。”

    徐婉清拍了下苏湛蓝“没那么夸张,只是长的不丑罢了。”

    苏湛蓝“还不丑罢了小美人,还让我活不活呀,我要是男子,小妖精,早把你推倒办了。”拍了下徐婉清的心型翘臀,传来触感,一荡“我都被它迷倒了,更何况那些男人。”

    徐婉清反手也拍在苏湛蓝美臀上“你的也不懒。”

    两了闹了阵。苏湛蓝接着道“退一万步,就算不被你美色迷住,以你雷焰州第一天骄的天赋瞬间把他拿下。一年前,他见妙淼、竹窈冲爆水晶球时,眼睛冒光得想吃人,你没见他初见你时那猪哥样,啪哒啪哒口水掉了二滴在桌。我虽然跟他一年左右,算起来至少跟他好了百万年,对他的了解,远胜于对自己的了解。此时他肯定搂住琦姐的细腰,瞄住你的腰肢,看得如痴如醉,一愣一愣得冒傻气。”

    “感觉到了,火辣辣的。”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网址  新电脑版网址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老网址最近已经老打不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请加qq群647547956群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