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五三章 霸王之资 周瑜水淹合肥城

作品:《三国之扬帆起航

    这日,合肥城下。

    烈烈夏日,让人昏昏欲睡,然,那沉寂的军阵以及肃杀的气息却是令人犹如身坠冰窟,如芒在背。

    孙策拍马舞枪,立于军阵之前,朝着合肥城上的孙邵,喝道“孙长绪,你有治世之才,却未遇到明主,何必为了一昏庸之人,而让自己宝珠蒙尘,你只要打开城门,投降于我,扬州别驾之位,便是你的。”

    孙邵闻言后,哈哈大笑,嘲弄道“孙伯符,你这小娃娃还真会搬弄是非,据老夫所知,你的那个吴郡太守之位,都是从盛孝章手中抢夺而来的吧我主乃是天子亲封的扬州刺史,你这以下犯上之徒,焉敢在此犬吠,天子不追究你雀占鸠巢之责,已是皇恩晃荡,如今你还敢冒然兴兵,擅自进入我主领地,妄动兵灾,当真以为这天下人都怕了你孙伯符不成”

    孙策被说得面红耳赤,狡辩道“胡言乱语,不知所谓,本将有天子任命的扬州刺史文书在身,带兵来此,有何不妥刘繇已成过去,还敢兴兵妄图杀害朝廷天军,如同造反,本将惜才,本有放你一马之念,奈何你这叛逆,居然还如此的冥顽不灵,食古不化,那就休怪本将了。”

    孙邵嘲笑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既然你有天子的任命文书,可敢拿出来,当众一辩真假,若是真的,老夫自当打开城门,向你负荆请罪,若是假的,呵呵,那你孙策还真的是胆大妄为,老夫说什么也要为朝廷,剿灭你这个叛君之臣”

    任命文书自然是假的,纯属孙策胡编乱造,此时要让他拿出来的话,无疑是自扇耳光。孙策眼珠一转,嘿嘿笑道“任命文书乃是天子所赠之物,何等珍贵,怎能轻易示人,你孙长绪既然想看,那就打开城门,亲自出来一观,到时便知真假”

    孙邵眼中闪过一丝嘲笑,道“你孙伯符以为老夫是三岁的孩童不成要战便放马过来,老夫倒要看看,你究竟学到了当初孙使君的几成本事”

    既然说不通,那孙策也就打算上演武行了,只见他长枪倒插地上,嘲笑道“听闻刘繇手下有陈横、张英、樊能、于糜四员骁将,不成想,竟在我那不成器的部下手中,折了两个,樊能、于糜,可敢出城与本将一战,本将一个打你们两个”

    “啊”樊能性格直爽,哪受得了这个气,当下气得哇哇乱叫,丝毫不理会孙邵的劝阻,直接单枪匹马,出城迎战孙策。

    孙邵见状后,唯有报以苦笑,于糜还算理智,但也处在暴怒的边缘,他向孙邵说道“大人,孙策如此小看我等,身为武将,焉能受这个鸟气,末将这就出城与樊能一道,斩杀孙策”

    oqiu

    孙策艺高人胆大,独斗樊能、于糜二将,亦是丝毫不惧,只见他一杆霸王枪在手,上下翻飞,那让人眼花缭乱的招式更是一招快过一招,一式更甚一式。

    只不过四五十回合,樊能、于糜这两员刘繇麾下的骁将,就被孙策给打得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样子狼狈至极。

    此时此刻,即便是孙邵这等不通武道的读书人,也看得出樊能二将不是孙策的对手,当下,孙邵连续派出数将,企图把樊能、于糜二人给营救回来。

    见城中再次杀出数将,徐盛猛地大吼一声,“呔,尔等欺人太甚,看我”

    徐盛刚想打马而出,为孙策分担压力,却见孙策一转头,朝其喝道“退回去”

    被孙策这么一瞪,徐盛犹如寒芒在背,身坠九幽,当下也不好太过放肆,便放弃了上前斗将,为之解围的打算。

    孙策之勇,在这江南等地,难有人能出其左右,只见他面对数将的围攻,亦是胆气不丧,招式不老,与之杀得难解难分。

    樊能、于糜二将早已被孙策给打得心惊胆战,此时见有人上前为之解围,二人毫不犹豫地打马便逃,丝毫不顾他人的感受。

    见到嘴的鸭子飞了,孙策气得哇哇乱叫,吼道“匹夫,无胆鼠辈,有种别逃,与本将决一死战”

    不管孙策如何怒骂涛涛,奈何樊能二将已成惊弓之鸟,听到孙策的骂声后,更是加快了逃跑的速度,对孙策的话置之不理。

    孙策怒极反笑,看着四周上前为樊能二将解围的数名战将,冷笑道“既然尔等来送死,那本将就成全你们”

    起初孙策与樊能、于糜斗将时,心中本是打着生擒此二人的主意,也好在徐盛面前威风一下,既然徐盛能擒住四骁将之二,那身为主公的孙策,自然也要做到,然,世事无常,往往事与愿违,这样的结果让孙策杀心骤起,手中便不再留有余力。

    电光火石之间,雷霆万钧之下,孙策身旁的地上,就已是横七竖八的躺着数具刘繇军战将的尸首,只见他独骑立于天地之间,浑身傲气长存,端得是霸王盖顶之资。

    徐盛一脸钦佩的看着孙策的背影,刚才独战数将的战斗让人看得热血沸腾,饶是徐盛这样的悍将,也不敢做出孙策那样猖狂的举动。

    这,就是江东小霸王孙策的威势。

    刚逃回城中的樊能、于糜,见城外前去解救他们的弟兄们已是命丧孙策之手,心中更是惊得不知所以,面色苍白,显然还未从孙策的噩梦之中清醒。

    初战,便折损数员战将,不管出于何种原因,孙邵都有责任在肩,如今己方士气低落,孙邵也只是微微有些怨恨的瞪了樊能二人一眼后,淡淡地说道“学得几个招式,几手武艺就觉得这天下间,何处都可去得了哼,今日就权当给你两人一个教训,来人呀准备守城”

    樊能二将被说得面红耳赤,羞燥难耐,只顾低头不语,不敢与孙邵狡辩半句。

    是仪叹息道“孙郎之勇,世所罕见啊怕是那人中吕布,也只有这般威势吧二位将军不及孙策,也属情理之中。”

    孙邵恨声道“你二人给我听好了,本帅容你两戴罪立功,江东军初战告捷,士气正旺,想必接下来就会攻城,你二人就负责把守城墙,再有差池的话,定斩不赦”

    见孙邵留给机会,樊能二人连忙领命而去。

    城外,孙策返回军阵之后,询问周瑜之意,道“公瑾,敌军坚守城池,我军该当如何”

    周瑜皱眉说道“合肥乃大城,城高墙厚,我军不过一万余人,攻坚不智,在下倒有一计,可破孙邵”

    孙策的心中,也十分不愿意攻城,毕竟现在可是诸侯混战,手中的任何兵力都是诸侯们最为宝贵的财产,能不硬拼,孙策自然不会硬拼,见周瑜有计破贼,孙策连忙出声问道“公瑾,计将安出快快道来”

    周瑜遥指远处,从合肥城边流过的施水河,笑道“主公你看,这合肥城四面,皆有护城河,我军兵力本就不多,强攻的话,得不偿失,然,凡事有利既有弊,合肥虽地势独到,但也成了它的腹中软肋,我军只需截断水源,引水倒灌合肥城中,到那时,即便他人再多,也必败无疑”

    徐盛闻言后,眼睛一亮,随即击掌笑道“周郡丞所言不错,此时正值夏季,河水上涨,定能水淹合肥城”

    既然自己的左膀右臂都赞同此法,那孙策就连忙派人前去截流,同时派出一队士卒,改挖河道,如今水流湍急,只需稍微引一下河水流淌的方向便可。

    料想之中的攻城没有发生,这让孙邵心中很是不解,随后数日,亦是如此,孙邵更是觉得城外的江东军,似乎是在蕴藏着什么阴谋。

    这日,孙邵连同是仪一道巡查城防,期间朝樊能问道“孙策还未攻城”

    樊能本是要戴罪立功,然,孙策却不给他这个机会,这几日也是把他哥俩给憋得难受,此时听见孙邵询问,樊能连忙回道“还是老样子,孙策每日前来城下挑战,让麾下士卒乱喊一通,到傍晚时分又收兵回营”

    是仪皱眉道“不对啊,孙策军士气旺盛,焉有不攻城之理难道他们有什么办法,能不费一兵一卒破城”

    是仪的话,顿时点亮了孙邵的心间,只见他连忙走到城墙边上,抬头看向城外,一丝不好的预感在其心间升起,随即下令道“樊能,你派人延四面城墙游走,看看有哪里不对的地方”

    不多时,派出的人马纷纷回来禀报,称,没有发现任何不妥之处。唯有于糜疑惑的说道“怪哉,怪哉,西面的施水河,怎么没水了”

    “什么”孙邵闻言后,大惊失色,叫道“你刚才说什么”

    “我”于糜显然是被孙邵的模样给吓到了,弱弱的回道“我说西面的施水河没水了”

    豆大的汗珠从孙邵额间滑落,他与是仪对视一眼后,二人皆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惊骇之色,当下,他们连忙跑到西面城墙,朝外望去,果真如于糜所言一般,几日前还是湍急的河水,今日那河道中已无多少流水。

    是仪面色惨白,结结巴巴的说道“糟了,糟了”

    “哄”

    就在这时,一股汹涌澎湃的河水正从西边朝合肥城奔腾而来,那河水急湍甚箭,涌浪若奔。其中所蕴含的气势,犹如排山倒海一般,让人望而生畏。

    无错章节将持续在书海阁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书海阁

    喜欢三国之扬帆起航请大家收藏三国之扬帆起航书海阁更新速度最快。  ,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