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0章 暗杀高手

作品:《我的功法自己会修炼

    那自称玉罗刹的黑衣女子冷冷的看着叶鸣。

    手上突然多出一柄尺许长,通体呈惨碧色的荧光小剑。

    漫天的杀气,已逼人眉睫

    “玉罗刹”

    叶鸣手上蓝光一闪,亦是将蓝月剑扯着手上。

    “怎么你这外门小子也知道我玉罗刹的名头”

    玉罗刹身为血魂宗的一名顶级暗杀高手,在修仙界中可谓凶名在外。

    最近十几年间。

    更是有不少真玄门修士,不明不白的死在她的手上,其中甚至还包括筑基期修士。

    虽然她筑基中期的修为算不上很高,但仅论杀人的技巧和手段,却无不是超一流的。

    这一次。

    薛天聪十分意外的死在叶鸣手上。

    痛失爱子的血魂宗宗主薛衣人带领血魂宗弟子撤回东山之后,立刻命人针对此事展开了刨根问底似的调查。

    通过安插在真玄门内部的卧底。

    薛衣人很快便查出了斩杀他爱子的凶手的信息。

    只不过,

    让薛衣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

    杀死薛天聪之人,居然是叶鸣这个名不见经传、修为更是只有炼气五层的外门弟子

    而且叶鸣杀死薛天聪所使用的手段,还是一种最为普通的基础法术火球术。

    这种火球术实在太普遍了。

    修仙者几乎人人都会。

    但是,

    绝大多数修仙者都不会正儿八经的修炼这种基础法术,而是更加侧重于其他更为高阶的法术,以及灵器,法宝的祭炼。

    据一些在一旁观战的血魂宗弟子汇报,叶鸣所放出的火球术有点不太一样。

    不单其大如斗,而且速度上更是快似流星。

    似乎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大圆满境界

    一瞬间就把包括血魂宗少主在内的数十名血魂宗弟子烧成了飞灰。

    连储物袋都没有放过。

    导致在后面观战的二十几名血魂宗筑基期高手,甚至是那名金丹期长老都是鞭长莫及。

    根本来不及抢救

    因为这个突发事件,导致惊怒交加的薛衣人直接选择退兵。

    那名刚刚进阶金丹期的赵姓老者也唯恐薛衣人秋后算账,直接选择了跑路

    本来形势一片大好,即将攻占整个紫月山的计划,也不得不因此搁浅。

    这几天。

    痛失爱子、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薛衣人大发雷霆,亲手处决了十几名之前跟在薛天聪身边的血魂宗弟子,兀自难消心头之恨。

    因此。

    一查出叶鸣的底细之后。

    薛衣人立刻安排血魂宗内超一流的暗杀高手玉罗刹,前来刺杀叶鸣。

    由于是暗杀行动,倒也不好由他或是筑基后期的修士亲自出马。

    以免打草惊蛇。

    惊动了冷月仙姑、何道玄,反倒会弄巧成拙。

    玉罗刹通过卧底的帮助,很轻松便潜入了紫月山的西山。

    而且还知道了叶鸣已被金丹期修士重伤的消息。

    只不过,

    叶鸣养伤的地方比较隐蔽。

    玉罗刹和那名卧底打听了很长时间,才好不容易摸清了叶鸣所住的石洞所在。

    为了避免引起冷月仙姑、何道玄这两位金丹期修士,以及几十名筑基期修士的注意。

    玉罗刹最终选择假扮冷清浅,试图通过投毒的方式结果叶鸣的性命。

    只可惜,

    她的投毒计划居然被叶鸣一眼就给识破了。

    玉罗刹恼羞成怒之下,终于再也按捺不住。

    拔出她那口令人闻风丧胆的中品法宝罗刹剑。

    虽然叶鸣之前仅凭炼气五层的修为,便斩杀了血魂宗少主等数十名血魂宗弟子。

    虽然不知道隐藏了实力,还是消息有误,眼前这个叶鸣的修为从别人口中的炼气五层,一下子自拔高到现在的炼气后期第九层

    但是,

    玉罗刹仍然觉得自己有十成十的把握,轻松斩杀眼前这个可恶之极的小子

    毕竟。

    炼气期和筑基期修士之间,有着难以逾越的鸿沟

    “原来你叫玉罗刹,没听说过”

    叶鸣淡然一笑道“你这个名字听起来真奇怪,应该不是你的本名吧。”

    面对玉罗刹身上那汹涌澎湃的杀气,他居然一点都不紧张,脸上仍是那种古井不波的淡定神色。

    “要你管小贼,受死吧”

    玉罗刹瞬间出离了愤怒,手中罗刹剑倏地化为一道惨碧色的光华,朝叶鸣的咽喉激射而去。

    嗤

    叶鸣的这个石洞十分简陋,仅有五六丈方圆的样子。

    两人之间的距离,仅有两三丈远。

    玉罗刹有信心,仅需一剑,就能洞穿叶鸣的咽喉。

    她脸上已经习惯性地浮现一抹属于胜利者的笑意。

    不过这笑容仅仅持续了瞬间,便是陡然凝固成冰。

    砰

    她那柄罗刹剑并没有洞穿叶鸣的喉咙,而是刺在后面的石壁上,发出一声巨响。

    火星四溅。

    石壁被斩出一道深深的沟槽,碎石粉尘簌簌而落。

    叶鸣的身子早已化为一道鬼魅般残影,躲到右侧两丈开外。

    嗤

    蓝月剑亦是化为一道诡异而刁钻的弧线,朝玉罗刹的左膝盖激射而去。

    玉罗刹想不到叶鸣居然能躲开自己志在必得的一剑。

    更想不到叶鸣手上那柄法器级别的小剑的速度居然如此之快,角度亦是如此之刁钻。

    情急之下。

    她只能下意识的向右前方快速闪身,斜掠两丈,躲过蓝月剑的攻势。

    叶鸣并没有继续放出蓝月剑追击玉罗刹。

    而是施展风遁术,猛地朝洞府石门的方向狂掠而去。

    他大伤初愈。

    自然没理由和一名筑基中期的高手在这斗室中厮杀。

    他刚才用蓝月剑攻击玉罗刹的左膝盖,正是为了逼迫玉罗刹往右路闪身。

    叶鸣则可趁机飞身掠出洞府。

    “小贼尔敢”

    玉罗刹这才发觉了叶鸣刚才故作镇定,其实却是伺机退走的真实意图,急忙凌空翻身。

    同时剑指一点罗刹剑,再后面紧追不舍。

    只可惜,

    以叶鸣大圆满的风遁术,此刻早已掠出了洞府,化为一道残影,朝议事大厅的方向飞掠而去。

    口中同时大喊“有刺客有刺客”

    玉罗刹在后面追了两三里后。

    发现叶鸣的遁速居然和她这样的刺客在伯仲之间。

    她几次放出飞剑,也被叶鸣利用蓝月剑和大圆满的冰甲术轻松挡下。

    知道此次暗杀任务,已彻底失败。

    再不走,连她自己也得折在这里。

    “叶鸣,你给我等着”

    玉罗刹娇叱一声,旋即朝着南面一个方向狂掠而去。  ,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