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4章 莫如风

作品:《我的功法自己会修炼

    “太上长老,掌门师兄,师弟来迟一步,还望见谅。”

    正在这个时候,雷啸天终于从门外走了进来

    “雷师弟,你总算来了”

    何道玄霍然站起身,脸上挤出一丝假笑,假装热情道“这次能击退血魂宗,全仗着雷师弟你带着手下弟子力挽狂澜,斩杀了不少血魂宗的魔道败类,为本门解除了大危机。”

    他心中已经对雷啸天起了几分猜忌之心,脸上却一点都看不出来。

    “哪里,哪里。”

    雷啸天自然知道何道玄的热情都是装出来的,连连摆手道“这些都是所有弟子努力拼搏的结果,我只是事先做了一些安排和部署而已。”

    “可惜只斩杀了五六十名真玄门弟子,让那名金丹期修士给跑了。”

    他只字不提叶鸣,说成是所有弟子的功劳,并着重强调了自己的领导作用。

    “即使如此,也已经很了不起了。”

    何道玄哈哈一笑,口中却是话锋一转“我听说仅凭叶鸣一人,就斩杀了五十多名血魂宗弟子,其中包括血魂宗的少主薛天聪。不知道有没有这件事啊”

    “这”

    雷啸天闻言微微一怔,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眼前这位掌门师兄,之前明明让他想办法在战场上神不知、鬼不觉地送了叶鸣的性命。

    现在何道玄又当着众人的面,大肆表扬叶鸣。

    他这么一说,等于当着众人的面,狠狠抽了雷啸天一记响亮的耳光。

    无情地拆穿了雷啸天的谎言。

    让雷啸天顿时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不知道何道玄葫芦里到底卖得是什么药

    “看来本门这次能击退血魂宗,还真是全凭叶师侄一人之力啊。”

    何道玄忽然笑吟吟的看着叶鸣,继续道“叶师侄年少有为,堪称本门炼气弟子中的楷模。”

    言罢,他忽又转头看着冷月仙姑,提议道“我看以叶师侄的实力,早已远超炼气后期弟子。”

    “可以将其破格提升为内门弟子,不知师姐意下如何”

    他明着是表扬叶鸣。

    实际上却是为了捧杀叶鸣,顺便挑起雷家和冷家之间的矛盾。

    雷啸天闻言果然老脸一红,狠狠瞪了叶鸣一眼,更加说不出话来。

    一些筑基期修士看向叶鸣的目光,也变得不那么友善了。

    听何道玄这么一说,几乎完全否定了他们的作用。

    功劳全成了叶鸣一人的。

    要知道。

    他们围攻那名金丹期的血魂宗长老,也是出了不少的力。

    若非如此。

    叶鸣早就被那血魂宗长老当场斩杀掉了。

    偏偏最后又让那血魂宗长老跑了。

    他们因为没有任何杀敌记录,等于白忙活了一场。

    “此事恐怕不妥。”

    一名筑基后期修士果然越众而出,不等冷月仙姑说话,直接反对道“按照门规,只有修为达到炼气七层的弟子,才有资格申请成为内门弟子。”

    这人名叫莫如风,是个眼小如豆、形容猥琐的胖子,乃是副门主莫如海的一位族弟。

    “不错。”

    雷啸天这才反应过来,随声附和道“叶鸣虽然因为对法术有着超乎常人的领悟,实力远超同阶弟子,却也不能为了他,破了这个先例。”

    有他二人带头,其他四家的筑基期修士亦是纷纷反对。

    只有冷家的几名筑基期修士,因为叶鸣是冷月仙姑的徒弟,自是支持将其破格提升为内门弟子。

    一时之间。

    众人关注以及讨论的焦点,不再是叶鸣为真玄门立下过什么功劳。

    而是该不该将其破格提升为内门弟子上。

    冷月仙姑一言不发,面色却也随之渐渐变得阴沉下来。

    何道玄要得就是这个结果。

    他见何、莫、雷、林四家的筑基期修士和冷家之人争论不休,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暗自得意。

    “咳咳,诸位前辈不必争论了。”

    叶鸣这时忽然轻咳一声,淡然道“弟子只想凭借自身的修为实力,名正言顺地成为内门弟子,而不是通过什么破格提拔,以免惹人非议。”

    他刚才在一旁冷眼旁观,将何道玄挑拨冷家和其他四大家族的意图看得一清二楚。

    他自然不愿意趟这趟浑水。

    更不愿意让何道玄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当枪使。

    更何况。

    区区一个内门弟子的虚名,还提不起叶鸣的任何兴趣。

    这两天。

    他斩杀的血魂宗内门弟子还少吗

    “很好。”

    冷月仙姑闻言微微一笑,冲着叶鸣频频点头道“你能这么想很不错,不愧是贫道的弟子。”

    “不像某些人,为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勾心斗角,争得面红耳赤,简直有失修道者的身份。”

    雷啸天等人听冷月仙姑这么一说,无不是老脸一红。

    就连何道玄脸上的表情亦是随之一僵。

    接下来,

    何道玄、雷啸天等高层人士不再讨论叶鸣。

    而是开始讨论,如何想办法尽快夺回紫月山东部被血魂宗占领的矿脉。

    只不过,

    他们讨论来,讨论去,足足商议了两个多时辰,也没有讨论出一个所以然来。

    毕竟。

    何道玄他们还不知道,那位赵姓老者已经叛出血魂宗的消息。

    面对多出一名金丹期修士、一倍多的筑基期修士。

    想要夺回紫月山东部的矿脉谈何容易

    台下众弟子听得昏昏欲睡。

    这些天。

    为了守住这紫月山西部的矿脉,为了击退血魂宗。

    有的真玄门弟子已经连续奋战了十几天。

    早已是筋疲力尽。

    他们现在可不想听何道玄、雷啸天他们高谈阔论,只想好好睡上一觉。

    最终。

    还是由冷月仙姑这位太上长老亲自拍板。

    真玄门现在的任务仍是固守西山,抓紧时间修复并加固那三处阵法缺口。

    等天剑宗,烽火山,红枫谷的援兵们到了,再去考虑夺回东山之事。

    随后。

    冷月仙姑直接宣布散会,让门下弟子抓紧时间到地方休息。

    “多谢太上长老。”

    众弟子欢呼一声,忙不迭的离开议事大厅。

    各自找地方休息。

    西山这处矿场虽然四面环山,但是一下子多出几百名弟子。

    用来休息的洞府顿时有些紧张。

    执事弟子干脆将几百名外门弟子,集体安排到一处宽敞空旷的矿洞之中。

    叶鸣因为养伤的缘故,又是冷月仙姑的记名弟子。

    倒是得以住进一座单独的洞府。

    终于可以休息了。  ,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