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3章 此人城府极深

作品:《我的功法自己会修炼

    小半天的时间不见。

    冷月仙姑和何道玄脸上的神情已是大为不同。

    比之前轻松了不少。

    原本意料中的一场死伤惨重的恶战,并没有发生。

    除了雷啸天这边。

    冷月仙姑和何道玄带领的另外两路真玄门修士,甚至都没来得及和血魂宗正式交手。

    血魂宗的人就突然全面撤退了。

    究其原因。

    自然是因为叶鸣出其不意斩杀了血魂宗少主,使得薛衣人方寸大乱,这才选择撤军。

    这个消息。

    冷月仙姑已经通过冷清浅率先知道了,对于叶鸣这个新收弟子的优异表现颇感欣慰。

    何道玄、何剑晨等人也通过一些弟子的令牌传音,知道了大概情况。

    他们脸色不太好看。

    尤其是何剑晨,看到叶鸣和冷清浅有说有笑联袂从门外走进来,更是妒火中烧。

    禁不住手握剑柄,眼中满是怨毒之色

    只不过,

    尽管他心中恨透了叶鸣,眼前却也只能默默忍受着内心的无限煎熬。

    一来,叶鸣现在已经成了冷月仙姑的记名弟子,他虽然贵为真玄门掌门之子,却也不能无缘无故对其出手。

    二来,他此前大部分时间呆在紫月山,对于血魂宗的少主薛天聪颇为了解。

    知道薛天聪资质绝佳,乃是木属性天灵根,修为更是早已达到了炼气十二层大圆满。

    论实力比之何剑晨只强不弱。

    叶鸣既然能斩杀薛天聪等四五十名血魂宗弟子。

    那么也就能杀了他何剑晨

    仅凭这一点。

    就足以证明刚才二人比剑的时候,叶鸣已经手下留情。

    否则。

    他这位真玄门的少主此刻恐怕也已是个死人

    和血魂宗的少主并没有什么不同

    想到这里。

    何剑晨背后突然生出一股莫名的凉意。

    后怕不已。

    他实在想不明白。

    眼前这个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修为仅有炼气第五层的外门弟子,实力为什么如此之强

    相比何剑晨的嫉恨交加。

    掌门何道玄虽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憎恶,脸上亦是阴沉似水,内心有着更深层次的担忧。

    他更想不明白。

    之前他明明已经通过传音之术通知了雷啸天,暗示他想办法在战场上断送了叶小子的性命。

    万万没想到。

    叶鸣非但没有死,反而又大大出了个风头。

    这让真玄门掌门甚为忌惮的同时,对于雷啸天这位雷家的家主亦是产生了怀疑。

    原本。

    冷家有冷月仙姑和冷清浅这样的天灵根弟子,早已威胁到了何家在真玄门的领袖地位。

    好在冷月仙姑为人孤傲冷僻,冷家人丁不旺,和其他四大修仙家族的关系也算不上很好。

    何家联合莫家、雷家、林家另外三大修仙家族,还能占据真玄门的主导地位。

    现在雷家似乎也有了异样的心思,居然没有按照他的意思送掉叶鸣的性命。

    自是让何道玄心生警惕。

    唯恐雷家和冷家联手,威胁到何家的利益,甚至是他何道玄的掌门之位。

    修仙界诡谲多变,防人之心不可无。

    身为一门之主,在修仙界中摸爬滚打了数百年的何道玄自然比谁都明白这个道理。

    尤其是眼见几乎所有真玄门弟子都到了。

    唯独雷啸天姗姗来迟。

    更是让何道玄心中惴惴,心中满是疑窦。

    大厅之上的气氛顿时变得十分压抑。

    全没了之前击退强敌的喜悦。

    冷月仙姑见何剑晨一直在瞪着叶鸣,眼中凶光外露。

    一副恨不得将对方碎尸万段的样子。

    她瞬间就将何剑晨的想法,猜了个七七八八,不由得面色顿时一沉,冷声道“剑晨师侄,你对我这个弟子有什么意见吗”

    她为人十分护短。

    最容不得别人在她眼皮底下,对她的弟子不利。

    何剑晨闻言心中一凛,这才将目光从叶鸣身上收回来,连连摇头道“没有,绝对没有。”

    “师伯应该是误会了,我何剑晨又怎么会以大欺小,对一名外门弟子有什么意见”

    他嘴上看似说得好听,却仍然不忘了强调一下叶鸣的外门弟子身份。

    “没有最好。”

    冷月仙姑严肃道“叶鸣虽然还只是个外门弟子,这两天却接连重挫了本门的死对头,斩杀了数十名血魂宗的内门弟子。”

    “这一点,就算是绝大多数内门弟子,也未必做得到”

    “你身为大师兄,更应该以身作则,多想想如何对付血魂宗的魔道败类,而不是嫉贤妒能,打压一些有才能的师弟师妹。”

    “是,弟子知道了”

    何剑晨一脸的悻悻然,言不由衷的说道。

    “剑晨”

    何道玄突然指着何剑晨的鼻子,声色俱厉的说道“你冷月师伯说得太对了”

    “你身为大师兄,怎么能心胸狭隘,是非不分岂不是让本门的死对头笑掉大牙”

    他为人城府极深,即使内心亦是恨透了叶鸣,甚至不惜让雷啸天设计谋害叶鸣。

    表面上却一点都没显露出来,仍能维持着公平公正的掌门人姿态。

    “爹”

    何剑晨还从没见过何道玄对自己发这么大的火,不由得微微一怔。

    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不要叫我爹,我以后没有你这么个儿子”

    何道玄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怒气冲冲的说道。

    “爹,孩儿知道错了”

    何剑晨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之色,终于“扑通”一声,跪倒在何道玄面前,“求求爹原谅孩儿这一次。”

    他知道自己今天的一切,都是眼前这位亲爹给的。

    没有何道玄,他将一无所有。

    因此。

    他绝不能失去这位亲爹。

    “你求我也没用。”

    何道玄这时瞟了冷月仙姑一眼,“除非你冷月师伯说原谅你才行。”

    “是。”

    剑晨不得不跪着转向冷月仙姑,苦苦哀求道“剑晨知道错了,求师伯原谅。”

    “算了。”

    冷月仙姑见何道玄还算明白事理,何剑晨道歉的态度也算诚恳,终于一摆手道“好在剑晨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剑晨,你起来吧。”

    “是,多谢师伯。”

    何剑晨这才站起身,缓缓退到一边。

    经过这么一个小小的教训,何剑晨总算有所收敛。

    至少不再用愤恨怨毒的目光看向叶鸣。

    叶鸣脸上却始终保持着古井不波的淡然神情,完全看不出一丝波澜。

    眼前这件事,就好像和他完全无关似的。

    城府之深。

    比之何道玄亦是不遑多让。  ,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