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8章 金丹强者,恐怖如斯!

作品:《我的功法自己会修炼

    赵姓老者还是从一名血魂宗的筑基期修士口中得知,血魂宗少主已然陨落的消息。

    当他看向那座石桥的时候。

    石桥上已是焦黑一片。

    薛天聪等数十名血魂宗弟子已然全部化为飞灰。

    死得不能再死。

    一瞬间。

    赵姓老者只觉头皮发麻,脑袋瓜子嗡嗡的

    要知道。

    那薛天聪可是薛衣人的独生爱子,被其视作无价珍宝。

    血魂宗的未来接班人。

    薛衣人早年太过醉心于修炼,只想着追逐仙道长生,根本没有考虑过儿女之事。

    直到七八十年前,方才遇到一位心仪的女修仙者。

    二人情投意合,旋即结为道侣。

    只不过,

    那个时候,薛衣人已经三百多岁了。

    他的那位道侣也有一百七八十岁的样子。

    想要个孩子很不容易

    二人努力了四五十年,用尽了灵丹妙药,方才好不容易有了薛天聪这个爱子。

    现在薛天聪却死了。

    死得不明不白,尸骨无存

    一想到血魂宗宗主对付敌人的阴毒手段。

    赵姓老者便有些不寒而栗。

    虽然他此刻也已是一名金丹期修士,实力却和薛衣人相去甚远。

    他之所以能够进阶金丹期,完全是那颗血王丹的作用。

    薛衣人对他恩重如山,可以说是有着再造之恩。

    他却没能保护好薛衣人的爱子,让其在自己眼皮底下被人烧成了灰

    想到这里。

    赵姓老者不由得又惊又怒,悔恨交加。

    这时候。

    他已彻底失去了理智。

    只想以最快的速度,为薛天聪报仇

    叶鸣斩杀薛天聪等人之后,一边捡起那枚血色指环,一边打开天眼术。

    时刻留意着血魂宗那边,尤其是那名金丹期修士的动静。

    一看到赵姓老者狂掠而来。

    叶鸣再也不去考虑那根血魂幡了。

    直接运起风遁术,如飞鹰般高高掠起,凌空转身。

    从剩下几十名没有勇气跳河的真玄门弟子头顶一越而过。

    旋即朝冷清浅她们这边狂掠而去。

    只可惜,

    赵姓老者的速度更快。

    几个呼吸之间,已然横跨数里的距离,来到石桥对岸。

    这时候。

    那几十名真玄门弟子总算反应了过来。

    一下子四散而开。

    有的人效仿叶鸣转身朝谷内跑去,有的人则鼓起勇气再次尝试跳河。

    “给我死”

    赵姓口中厉喝一声,袍袖一挥,瞬间放出数十道血红色的狰狞鬼影。

    那数十道鬼影行走如风,很快便各自从背后缠上一名真玄门弟子。

    旋即挥舞着黑黢黢、锋利如钩般的鬼爪扼住那些真玄门弟子的喉咙,张开血盆大嘴直接啃了起来

    血肉和乳白色的脑浆子四处飞溅。

    顷刻之间。

    那几十名真玄门弟子无一幸免,全都被赵姓老者放出的阴魂厉鬼活活啃死。

    连三魂七魄都没有放过。

    他们直到临死的那一刻,仍在后悔不跌。

    为什么之前不听叶鸣的话,也像胡铁他们那样毫不犹豫的跳河

    只可惜,

    这世界上唯一买不到的就是后悔药

    赵姓老者放出阴魂厉鬼啃食那些真玄门弟子的同时,脚下并没有稍停。

    身子继续化为一道近乎鬼魅般的血色残影,对叶鸣紧追不舍。

    他心里很清楚。

    造成少主薛天聪人间蒸发之人,正是跑在最前面的这个不起眼的小子。

    无论如何。

    他都一定要将这小子斩杀在此

    否则,根本无法向薛衣人交代。

    叶鸣此刻已经跑出了六七里远。

    “你的风遁术因为遇到致命威胁,小宇宙爆发,修炼进度提升5。”

    “你的风遁术因为遇到致命威胁,小宇宙爆发,修炼进度提升5。”

    叶鸣拼命飞掠着,脑海里却不断响起系统的提示声。

    只不过,

    那个一线天大峡谷足有十几里之长。

    叶鸣的风遁术虽然也已达到了大成境界,却和赵姓老者这种金丹期修士的遁速,依然相去甚远。

    赵姓老者心中恨透了叶鸣,已经使出十二成的功力,瞬间将遁速提升到极限。

    眨眼之间。

    离叶鸣已不足两丈

    金丹强者,恐怖如斯

    “给我死”

    赵姓老者厉吼一声。

    右手五指成爪,力贯指尖。

    他准备一把将叶鸣的心活活抓出来。

    看看这小子的心到底是红的还是黑的,然后再将其捏成粉碎。

    方才稍解心头之恨

    “你的风遁术修炼进度达到百分百,突破至大圆满境界。”

    就在这生死一线之间的时刻,叶鸣的风遁术升级了

    也像火球术那样,突破到了大圆满境界

    顷刻之间。

    叶鸣脚下的速度直接飙升了两倍有余。

    赵姓老者的手指尖几乎都要碰到叶鸣后心了,却依然抓了个空

    “咦这小子的遁速为什么突然之间快了这么多”

    赵姓老者扑了空,脸上满是诧异之色。

    趁着赵姓老者一愣神的工夫。

    叶鸣又将二人的距离拉大到了二十丈开外。

    风遁术达到大圆满之后。

    叶鸣的身子也像赵姓老者那样有了残影。

    速度上虽然仍不如赵姓老者,却也已经相差无几。

    当然。

    这也和赵姓老者刚刚进阶金丹期,还没有来得及修炼金丹期修士级别的法术神通有关。

    否则。

    换成了是薛衣人,或是冷月仙姑,甚至是何道玄那样早已进阶金丹期好些年的大能修士。

    叶鸣早就被斩杀在此了

    赵姓老者一击不中,不由得一阵急火攻心,暴跳如雷。

    他堂堂金丹期修士,居然无法一击斩杀一名炼气五层的蝼蚁。

    说出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这时候。

    叶鸣离冷清浅她们那边已经不足五里。

    眼看再坚持一下,便能逃出生天

    “叶师弟,快跑再跑快一点呀”

    雷娇娇和冷凤舞已然忍不住紧握粉拳,不停为叶鸣打气。

    “这小子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遁速居然都快赶上金丹期修士了,怎么死都死不了啊”

    雷啸天却是脸色铁青,心中感觉好气

    原本以为叶鸣会死立刻在那名金丹期修士手上,没想到却事与愿违。

    “雷师叔。”

    冷清浅忽然瞪了雷啸天一眼,厉声道“那名金丹期修士只身犯险,已然追到咱们法阵深处。”

    “师叔还不赶快下令,命所有人一起对其展开围攻。”

    “若是能杀了这个金丹期修士,不单叶师弟获救,本门的危机亦可就此解除。”  ,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