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5章 机会只有一次

作品:《我的功法自己会修炼

    “咦”

    薛天聪见自己放出的血魂幽火,居然被对面一个炼气五层的外门弟子,依靠法术和一件法器挡了下来,不由得轻咦了一声,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要知道。

    他手上这件血魂幡可是一件上品魔器和灵器同级别,乃是由血魂宗的炼器大师血清子亲手炼制而成。

    其中用到了数十上百种珍稀之极的炼器材料,还有七八种极其罕见的天材地宝。

    这血魂幡不单质地坚硬无比。

    所放出的血魂幽火亦是阴毒至极,有着极强的腐蚀性和渗透性。

    一旦沾上一星半点,整个身体便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瞬间化为一滩黄水

    就连三魂七魄,也难逃被那些夹杂在幽火中的骷髅鬼头吞噬的命运。

    彻底沦为血魂幡的生魂傀儡。

    薛天聪原本以为随手放出三四道血魂幽火,就能轻松化掉叶鸣的肉身。

    顺便再收割他的灵魂。

    万万没想到。

    对方亦是随手挥动一柄蓝色小剑,放出十几道淡金色的剑气。

    便将他的血魂幽火给挡了下来。

    这个外门弟子有点特别啊。

    “你叫什么名字”

    薛天聪心中诧异不已,眼中旋即闪过一抹阴冷残酷之色,下意识的问道。

    虽然刚才他也并没有使出全力,却也不得不重新审视眼前的这个对手。

    “冲鸭杀啊”

    叶鸣尚未回答,胡铁突然扯着嗓子大吼一声,带着楚修、韩松、杨念慈等一干外门弟子一拥而上。

    从两侧越过叶鸣,嘴里发出一阵鬼哭狼嚎般的声音,朝薛天聪猛扑而来。

    薛天聪眼中的异色更浓了。

    这些真玄门的外门弟子不是吃错药了吧

    区区一些个炼气五六层的蝼蚁,看到他的血魂幽火居然一点都不怕。

    反而全都不要命似的冲了过来

    “找死”

    薛天聪冷哼一声,一挥血魂幡,准备再次放出血魂幽火,收割眼前这些不知死活的蝼蚁的灵魂。

    只可惜,

    就在这个时候。

    又一个让薛天聪大感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哎呀”

    跑在最前面的胡铁突然尖叫一声,似乎是脚下没交代清楚。

    崴到脚了。

    一下子跌倒在桥面上。

    胡铁一摔倒。

    楚修等跟在后面狂奔的真玄门弟子顿时犹如多米诺骨牌一般,接二连三被绊倒在地。

    一群人犹如滚地葫芦似的,滚得满地都是。

    “哈哈哈哈”

    看到如此滑稽之极的情景,薛天聪身后的血魂宗弟子忍不住一阵捧腹大笑。

    就连薛天聪亦是嘴角上扬,强忍着才没有笑出声来。

    这些真玄门弟子在搞什么

    要知道这可刀光剑影、生死相搏的战场

    是十分严肃的地方

    不是让你们来搞笑的

    原本以为这些人还有点胆识,想不到竟是一群酒囊饭袋而已。

    就在这个时候,意外又一次发生了

    扑通扑通扑通

    由于倒在桥面上的人太多了。

    终于有人一不小心从石桥上跌了下来,掉入下面水流湍急的地下暗河之中

    而且不止一个。

    而是几十上百个

    不好

    薛天聪此刻终于反应了过来。

    这些真玄门弟子并非一不小心跌倒的。

    而是故意假摔

    与其被实力强大太多的对手斩杀。

    不如跳河算了

    这座石桥虽然足有三十多丈,却修建的十分简陋。

    桥面仅有丈许宽,也没有护栏,十分利于跳河。

    这自是叶鸣之前为胡铁这些外门弟子指出的一条生路。

    叶鸣早就通过第八层的天眼术一番观察,对四周的地形已是了若指掌。

    当然。

    这个跳河的计划,虽然可以暂时躲过被血魂宗弟子斩杀的厄运。

    却也并不能保证胡铁等人全都逃过一劫。

    因为从这个石桥的桥面到下面的地下暗河,足有数百丈之高。

    跳下去亦是十分危险,能不能活命还得看运气。

    因此。

    也并不是所有的真玄门弟子,都有勇气从这么高的地方跳下去。

    仍有几十名真玄门弟子站在叶鸣身后,兀自犹豫不绝,要不要像胡铁他们那样跳河。

    终于又有十几名外门弟子总算鼓起了勇气。

    也像胡铁他们那样从叶鸣身后冲了出来,准备继续跳河。

    可惜已经晚了

    “懦夫尔敢”

    薛天聪此刻总算反应了过来,狂叫一声,猛地挥动血魂幡,一连放出十余道血魂幽火。

    呼啦啦

    那十几名外门弟子的身子瞬间被血色火焰吞噬。

    “啊啊啊啊”

    只来得发出一声惨叫。

    旋即戛然而止。

    顷刻之间。

    那十几名真玄门弟子的身体已然连皮带骨,化为一滩滩腥臭无比的黄水。

    就连他们的魂魄也被那些夹杂在血光中的骷髅鬼头一口吞噬,带回到血魂幡中。

    “还想跳河没那么容易”

    薛天聪禁不住一阵桀桀怪笑,用手指着叶鸣等剩下的几十名真玄门弟子,森然道“剩下的一个也别想跑,你们的生魂我要定了”

    看到此情形。

    剩下那几十名尚在观望状态的真玄门弟子无不是后悔不跌,

    尤其是看到那十几名弟子被薛天聪用血魂幽火直接烧成黄水,连三魂七魄都不放过。

    更是连肠子都悔青了。

    就因为他们犹豫不绝,没有像胡铁他们那样第一时间选择跳河。

    此刻再想跳河,也已经没机会了

    “我看未必。”

    叶鸣这时忽然冷笑一声,猛地掷出蓝月剑。

    跟着双手连环掐诀结印。

    嗤

    刺耳的剑鸣声中,

    那柄蓝月剑登时化为一道宝蓝色的光华,倏地朝薛天聪的咽喉激射而去

    速度之快,犹如飞云掣电

    “来得好”

    薛天聪嗤笑一声,手中血魂幡一转,顿时打出一团血魂幽火,朝叶鸣的蓝月剑狂卷而来。

    他这血魂幽火中含有剧毒,有着极强的腐蚀性,连灵器也能腐蚀。

    叶鸣祭出飞剑,正中其下怀。

    噗

    随着一声闷响,

    让薛天聪大吃一惊的场面出现了。

    叶鸣那柄蓝光小剑居然十分轻松的刺穿了那团血魂幽火。

    势如破竹

    剑身依然如秋水般清澈,似乎一点都不受血魂幽火的腐蚀

    更可怕的是,

    那蓝光小剑的尖峰,此刻离薛天聪的咽喉已不足半尺。

    森寒的杀气,已逼人眉睫  ,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