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章 血魂幡

作品:《我的功法自己会修炼

    “用得着这么小心谨慎吗”

    薛天聪用手一指石桥对面的叶鸣等真玄门弟子,满脸不屑的说道“我看真玄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居然派出几百名修为不足炼气七层的外门弟子来迎战,简直是丢人现眼。”

    “这”

    赵姓老者手抚银髯,若有所思道“也许对方这是故意示敌以弱,其中很可能有诈。”

    他活了两百九十多岁,在修仙界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眼光和阅历都是极其丰富。

    看到叶鸣等几百名外门弟子,顿时联想到一些阴谋诡计上面。

    “不至于,不至于。”

    薛天聪嗤笑一声,不以为然道“若是赵长老身为金丹期修士不方便出手的话,不如让我带些炼气期弟子,灭了那些蝼蚁吧。”

    他贵为血魂宗的少主,修炼的血魂大法,本来就是一种以血腥残酷而著称的魔道功法。

    需要大量修仙者的生魂,血炼魔器血魂幡。

    眼前这数百名真玄门的外门弟子虽然修为不高,好在数量足够。

    正好可以全都拿来祭炼血魂幡。

    若是能将眼前这数百名外门弟子的生魂全部融入血魂幡中,至少能让血魂幡的威力再提升三四成。

    这也是薛天聪来紫月山的目的之一。

    只可惜,

    这次紫月山之战,薛衣人为了保护爱子,一直不让薛天聪随便出战。

    使得薛天聪这个愿望,一直得不到满足。

    此时此刻。

    好不容易摆脱了老父亲薛衣人,薛天聪自然想要大杀特杀一番,顺便为血魂幡收集到足够的生魂。

    虽然这血炼之术威力奇大,条件却比较苛刻。

    必须要在人临死的那一刻,快速取走对方的生魂。

    否则。

    等死者的三魂七魄散去,就再也无法获得完整的生魂了

    “这”

    赵姓长老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摇头道“少主万金之体,何必以身犯险”

    “咱们还是再等一等宗主大人的命令吧。”

    “一旦确定冷月仙姑和何道玄不在此地,赵某一定第一时间命人发起总攻。”

    他活了将近三百岁,自然一眼就看出了薛天聪的真实意图是想祭炼血魂幡。

    他们魔道中人对此倒也没什么禁忌。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仍是不愿这次任务出现任何纰漏。

    “呵呵。”

    薛天聪冷笑道“赵长老还真是谨小慎微,不见兔子不撒鹰,难怪需要借助血王丹,才能进阶金丹期。”

    他见赵姓长老始终不肯答应,让他出手对付叶鸣那些真玄门弟子,顿时有些恼羞成怒。

    口气之中,不由得带了几分讥讽之意。

    “你说什么”

    赵姓长老闻言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无明业火,忍不住放出神识念力,狠狠瞪了薛天聪一眼。

    他服用血王丹才勉强进阶金丹期之事虽然十分侥幸,却一直被其当作一种耻辱。

    薛天聪现在当着他的面说了出来。

    赵姓长老面子顿时有些挂不住。

    “没没什么,请赵长老息怒。”

    薛天聪被金丹期修士通过神识念力一番凝望,顿时入坠万丈冰窟,身子禁不住一阵瑟瑟发抖。

    直到此刻。

    他才终于明白,金丹期修士的威严是绝对不容小视的。

    随便一个眼神,便能压得炼气期弟子匍匐在地,抬不起头来。

    “老夫这也是一番好意,还望少主见谅。”

    赵姓老者见薛天聪服软,立刻又将神识念力收了起来,解释道“宗主大人对我有再造之恩,这一点赵某铭记在心,今后一定会竭尽全力为宗主大人办事,这点少主不必怀疑。”

    “好,我知道了。”

    薛天聪点点头,有些悻悻然的说道。

    “咦”

    赵姓长老突然轻咦了一声,满脸兴奋道“宗主大人和钱长老那边有消息了。”

    “冷月仙姑那老贼婆和何道玄果然不在这里,咱们可以进攻了”

    “太好了”

    薛天聪闻言亦是喜出望外,激动道“既然如此,眼前这几百个真玄门的外门蝼蚁,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没问题。”

    赵姓长老这次没再反对,只是补充道“既然如此,老夫就在这里为少主观敌掠阵好了。”

    “不过少主还是要多加小心,不如让老夫派几名筑基修士陪着你,加以保护如何”

    他到底是金丹期修士。

    如非必要,并不想对炼气期弟子,尤其是那些修为尚未达到炼气七层的外门弟子出手。

    一来有失身份,二来斩杀炼气期的外门弟子也毫无乐趣可言。

    既然薛天聪对这几百人的生魂志在必得,赵姓长老也乐得顺水推舟。

    “不用那么麻烦。”

    薛天聪立刻摇头道“区区几百名外门弟子而已,我薛天聪一人足以哪里用得上筑基期修士”

    语毕,已然大步朝石桥的方向走去。

    赵姓老者为了保险起见,急忙召集四五十名炼气后期的弟子,前去协助薛天聪。

    在他看来。

    有了这几十名炼气后期弟子的协助,斩杀对面几百名外门弟子绰绰有余。

    绝对是万无一失。

    这时候。

    赵姓老者的注意力,几乎全都落在十几里外的雷啸天等人身上。

    他得时刻盯着雷啸天这些筑基后期之人,以防对方突然发难。

    只不过,

    赵姓老者也并没有太过担心。

    毕竟这附近除了他之外,再没有任何金丹期修士。

    仅凭他一人,便足以掌控整个局势

    这时候。

    薛天聪已然带着那几十名血魂宗的炼气期好手,走到石桥之上。

    面对面站在离叶鸣他们不足十丈的地方。

    “你们在后面站在别动”

    薛天聪忽然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那四五十名血魂宗弟子,傲然道“这些小子们的生魂对我大有用处,不用你们插手。”

    言罢,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根丈许长,通体呈惨碧色的招魂幡来。

    血红色的幡旗上,刻着十几颗骷髅白骨。

    幡旗上血光一闪。

    瞬间放出三四道丈许长、夹杂着骷髅头骨的血红色火焰,口中发出一种鬼哭般的尖锐嚎叫,朝叶鸣劈面打来。

    “行动”

    叶鸣高喊一声,旋即一手祭出蓝月剑,一手掐诀结印。

    倏地放出十几道庚金剑气,瞬间将薛天聪的血色火焰快速挡了下来。  ,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