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8章 这个徒弟我收下了

作品:《我的功法自己会修炼

    何剑晨刚才脸丢大了,急于找回场子。

    一上手,便是势大力沉的杀招。

    他此刻已经忘了这是同门之间的切磋,只想将眼前这可恶之极的小子斩杀在场。

    只可惜,

    他这必杀一剑并没能击中对手,而是砸在地面的青石上。

    砰

    碎石飞溅,地上留下一道两丈多长的裂痕。

    叶鸣的人早已施展风遁术,向左斜掠十丈,手中同时再次祭出蓝月剑。

    嗤

    一道蓝光,倏地朝何剑晨右侧的软肋刺去。

    速度之快,犹如离弦之箭

    何剑晨心中一凛,手握金玄剑快速往回一拉,顺势朝叶鸣的飞剑横扫而去。

    他见叶鸣的飞剑速度极快,身法亦是宛如鬼魅。

    想要快速击杀对方并不现实。

    再加上叶鸣的飞剑如毒蛇般灵活迅捷,神出鬼没,对他亦是造成了很大的威胁。

    何剑晨便想着先用金玄剑斩断对方的飞剑,然后再来收拾叶鸣。

    要知道。

    他手上这柄金玄剑可是一件上品灵器。

    锋利无比,足以切金断玉,削铁如泥。

    斩断对方手上的一件法器,应该不费吹灰之力。

    可惜。

    叶鸣的天眼术也已达到第八层,何剑晨一收剑,他立刻就看出了对手的意图。

    这柄蓝月剑对叶鸣来说极其重要,并且已经通过滴血认主,成了他的本命法器。

    绝对不容有失。

    却见他双手连环掐诀,剑指一点。

    嗤

    蓝月剑在空中一顿,倏地化为一道美丽的弧线,绕过何剑晨的金玄剑,反刺何剑晨的后心。

    何剑晨的金玄剑再次斩到空气,不由得又惊又怒。

    突觉一道寒风猛地从背后袭来。

    知道是叶鸣的飞剑又已经攻到了。

    情急之下。

    何剑晨只能双脚一点地,身子高高掠起,在空中来了个黄龙大转身。

    躲过叶鸣穿心一剑的同时,再次舞动金玄剑,朝蓝月剑的剑身斩去。

    这柄尺许长的蓝光小剑速度极快,角度亦是十分刁钻,让何剑晨大为忌惮。

    若不打掉此剑,不要说攻击叶鸣,连他自己都危险

    好在。

    叶鸣也不愿意让何剑晨的金玄剑,碰到自己的蓝月剑,飞剑的攻势也有所收敛。

    毕竟他这柄剑今天才刚刚炼成,只是一件上品法器,对叶鸣练习驱物术又极其重要。

    他可不想蓝月剑有任何的破损。

    二人心中都各有各自的顾及,场面顿时变得有些僵持。

    一蓝一金两道剑光在空中嗤嗤作响。

    一时之间,竟斗了个旗鼓相当。

    冷清浅等内门弟子无不全神贯注地观看二人斗剑,一声竟忘了说话。

    大厅里居然出奇的安静,安静到连一根银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到。

    要知道。

    何剑晨可是一名有着剑修之体的炼气十二层大圆满修士,实力在炼气弟子之中首屈一指。

    而叶鸣却是个炼气五层的外门弟子。

    双方的实力相差太过悬殊。

    可是。

    场面上却是叶鸣在不断驱使飞剑,主动攻击。

    而何剑晨除了攻出劈在地板上的那一剑之后,居然只能改为全力防守,再也无力攻击远处的叶鸣。

    这种场面也太过匪夷所思了吧

    叶鸣这位外门弟子的驱物术境界为何如此之高

    众弟子实在想不明白。

    不单炼气期弟子想不明白,二十几名筑基期修士亦是连连摇头,对于何剑晨的突然性疲软十分不解。

    “掌门师弟,你怎么看”

    冷月仙姑突然瞟了何道玄一眼,若有所思的问道。

    “这个叶鸣果然有点东西。”

    何道玄脸色有些阴沉,不过他还是据实回答道“想不到他的驱物术和风遁术均已修炼到了大成境界,连剑晨一时也奈何不了他。”

    “难怪清浅师侄说他昨夜一连杀了十七名血魂宗弟子,还引走了陈天虎。”

    “此子倒也算得上是一个可塑之才。”

    “这么说,掌门师弟也赞同贫道收他为徒”

    冷月仙姑又问。

    “师姐收他做记名弟子倒也不无不可。”

    何道玄点点头,口中却是话锋一转“不过他的资质毕竟只是下品灵根,修为也太过浅薄,若是最终不能进阶筑基期,到头来也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而已。”

    “那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冷月仙姑道“本门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像他这种实力远超同阶,甚至敢于和筑基期修士叫板之人,正是本门急缺的。”

    “我倒不是看重他的资质和修为,而是看重此子的心思机敏,胆大心细,所以才决定收他为徒。”

    转眼之间,二十招的约定早已过了。

    叶鸣仍在主动攻击。

    何剑晨仍在全力防御,并试图斩断叶鸣的飞剑。

    只可惜,

    叶鸣却根本不给对方这个机会。

    “好了,好了。”

    冷月仙姑忽然朗声说道“叶鸣,剑晨,你们已经斗了三十七招,不分胜负,这就住手吧。”

    “是。”

    叶鸣闻言立刻收了飞剑。

    何剑晨虽然有些不甘心,却也不敢违拗冷月仙姑这位太上长老的意思。

    更何况。

    金丹中期修士随口说出的一句话,便带着一种莫名强大的威压。

    让何剑晨心中一凛,不由自主的按照对方的意思去办。

    “哗”

    四下里再次传来一阵喧哗之声。

    人人都在交头接耳,纷纷议论刚才这场同门之间的切磋。

    冷清浅、雷娇娇、冷凤舞等女弟子更是全在看着叶鸣,眼中无不闪过一抹异彩。

    何剑晨老脸一红,忍不住狠狠瞪了叶鸣一眼,眼中满是怨毒之色。

    他本意是阻止叶鸣拜师冷月仙姑,从而接近冷清浅。

    万万没想到。

    最终弄巧成拙,不单没能阻止对手,反而丢脸丢大了

    叶鸣此刻已经将蓝月剑收了起来,脸上仍是那种古井无波的神情,没有一丝波澜。

    就好像刚刚那场斗剑,根本没有发生一样。

    “叶鸣,你过来。”

    冷月仙姑这时冲着叶鸣微微颔首,威严冰冷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丝和蔼的笑容。

    “是。”

    叶鸣昂首阔步,缓缓走到高台下面。

    “你的表现很不错,贫道十分满意。”

    冷月仙姑道“你这个徒弟我收下了。”  ,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