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章 冷月仙姑

作品:《我的功法自己会修炼

    叶鸣随着众人,由留守弟子领着,进入真玄门位于紫月山的分舵所在的山谷。

    执事弟子安排几百名外门弟子,在一处空旷的广场前等候。

    冷清浅则带着雷娇娇等内门弟子,前往不远处一个金碧辉煌的大厅,去面见何道玄,冷月仙姑等真玄门的高层人士。

    叶鸣身为外门弟子,暂时还没有面见那些高层人士的资格。

    “叶师兄,这次任务若不是你,我们可就惨了,按理说以叶师兄的实力,应该也有进入议事大厅的资格。”

    胡铁见执事弟子对他们这些外门弟子的态度带搭不理,颇为倨傲,愤愤不平道。

    “叶师兄昨夜一战,力挽狂澜,为咱们外门弟子涨了脸,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光是想想就让人生气”

    楚修亦是满脸激愤之色。

    “是呀,是呀。我看师门根本没有把咱们这些外门弟子当回事,即使出再大的力气,做出再大的贡献,也是白费力气。”

    韩松等其他外门弟子亦是随声附和,对师门的区别对待感到十分不满。

    “这没什么,区区虚名叶某根本不放在心上,诸位师弟稍安勿躁,咱们只需耐心等候即可。”

    叶鸣脸上仍是一副古井无波的神情,淡淡的说道。

    他内心倒是没有太大的波澜。

    不去见何道玄等真玄门高层人士也好,可以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他昨夜的表现有点太过突兀。

    势必会引起一些心怀不轨之人的怀疑和猜忌。

    叶鸣毕竟只是个修为仅有炼气五层的外门弟子,没有必要为了一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浪费时间和精力。

    对他来说。

    现在最重要的是。

    如何借助这次和血魂宗争夺灵石矿脉的机会,快速积累财富,提升自身的实力。

    修仙界实力至上,强者为尊。

    其他东西都是虚的。

    冷清浅带着雷娇娇等数十名内门弟子进入议事大厅后。

    发现大厅里的气氛十分凝重。

    加上冷清浅她们,大厅里足有三四百人之多。

    除了莫副门主带着几名长老和一小部分弟子,留守真玄峰。

    真玄门的核心力量,十有七八都已经聚集在紫月山,来守护这处灵石矿脉。

    包括真玄门唯二的金丹期修士掌门何道玄和冷月仙姑,二十几名筑基期修士,以及三百余名炼气期的内门弟子。

    当然,还有像叶鸣这样的数百名外门弟子,在门外等候差遣。

    紫月山的灵石矿脉产量丰富,真玄门一半以上的收入来源均来自这里。

    可以说是真玄门的立派之本。

    正因为如此,也引起了魏国血魂宗的觊觎之心。

    百余年来。

    血魂宗联合魏国的魔道宗门,对紫月山发动了数百次大大小小的袭击行动,正是为了抢夺这处灵石矿脉。

    受此拖累。

    真玄门不仅门下弟子凋零,为了守住紫月山,每年还要不断花费大量灵石,请天剑宗,烽火山,红枫谷等越国七大门派前来助阵。

    百余年的不断消耗。

    使得真玄门已经从越国数一数二的大宗门,沦为七大修仙宗门的末流。

    最近十几年更是实力骤降,隐隐有被其他新生势力取代的危险。

    这一次。

    血魂宗更是联合魏国的青冥山、鬼雾谷对紫月山发动突然袭击,并一举攻破了位于紫月山东部的防御法阵。

    直接将真玄门逼上绝路

    若是彻底失去紫月山这个天然宝库,真玄门将彻底沦为二三流门派,甚至面临着灭门的危机

    为此。

    真玄门的掌门何道玄和冷月仙姑等高层人士略一商议。

    立刻做出决定。

    不惜花费重金,命人前去邀请天剑宗,烽火山,红枫谷这三个离真玄门较近的越国修仙大派,前来紫月山助阵。

    同时又命莫副门主在真玄峰发出宗门征调令,召集几乎所有能召集到的有生力量,前来紫月山,和血魂宗等魔道门派决一死战

    只不过,

    这毕竟是真玄门的危机。

    天剑宗,烽火山,红枫谷这三个前来助阵的门派,自然不会毫无保留,尽心尽力地帮着真玄门。

    动作自然也不会很快。

    冷清浅带着真玄门弟子赶到的时候,天剑宗,烽火山,红枫谷的人仍在路上。

    “师尊,掌门师叔。”

    冷清浅带人进入大厅后,立刻走到大厅北面的高台前,冲着冷月仙姑、何道玄躬身施礼道“弟子无能,有负所托。”

    “昨夜我们在紫月城遭遇血魂宗的夜袭行动,经过一番血战,斩杀对方三十二人,损失一百七十三名弟子。”

    “损失一百七十三人,只杀了对方三十二人”

    何道玄是个须发如戟、满脸威仪的中年人,闻言面色不由得一沉。

    冷清浅带来的这个消息,对于风雨飘摇的真玄门,可以说更是雪上加霜。

    “浅儿不必着急,说具体点,对方是谁人带队,一共有多少人”

    冷月仙姑看起来仅有三十来岁,身着白色仙衣,端庄清雅,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模样。

    她看上去虽然比何道玄要年轻不少,却已经是一名金丹中期的大能修士。

    比之掌门何道玄金丹初期的修为,还要高上一筹。

    除了那位已经不知到云游到何处的元婴期老祖之外,已经是真玄门实力最强的修士。

    何道玄虽是掌门,有时候却不得不听取冷月仙姑这位太上长老的建议。

    尤其是在这种危机四伏,随时都有可能灭门的时刻。

    冷月仙姑为人十分护短,对冷清浅这位爱徒又是十分溺爱,见何道玄出言不善,自是面色一冷。

    “血魂宗带队之人是一名筑基中期修士,擅长使用一柄丈许长的血色大刀,他带领的那些血魂宗弟子也都是炼气后期的好手。”

    冷清浅见师父冷月仙姑给她撑腰,脸上的自责之色更浓了。

    “原来是陈天虎那个胆小如鼠的小辈。”

    冷月仙姑仅凭冷清浅的描述,一下子就猜出了对方的身份,沉声道“若是陈天虎带队的话,损失一百七十三名弟子,倒也不算太多”

    “只是不知其中有多少内门弟子”

    在她看来。

    遇到筑基中期修士带队,冷清浅她们能够全身而退,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