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五第二百六十五章便利

作品:《大唐之系统骗我在西游世界

    “皇上,这可不是航海钟。”

    “这只不过是怀表而已。”

    “若是皇上想要去看看航海钟的话,不如让老道我带领皇上,上实验室走上一遭”

    现在的李世民,虽然年轻力壮,可岐晖也不遑多让。

    古稀之年的他,极其擅长讨好小孩子。也不知道他从李丽质哪里,弄到了多少的生命泉水,现在整个人看上去,比李世民也大不了几岁。

    他一心作梗的话,即便是李世民,也难以从他手中夺过怀表。

    而李世民,被岐晖刚才的一番话,冲击的目瞪口呆。

    时间,居然还能如此的切割。

    他之前在皇宫之中,做化学实验,完全都是凭感觉来,可以说是胡搞一气。

    现在,有这么方便的东西,能这么精致的切割时间,他哪里还想错过

    当下,手上再加了几分力气,一脸笑眯眯的说道。

    “道长这是干什么”

    “朕只不过是想学一学,你到底是怎么看时间的。”

    “用不着这么警惕吧”

    “再说了,朕富有天下,怎么会贪图你的一个小小的怀表。”

    “你还是松手吧”

    “若是你我二人,任意一个摔下了战马,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呵呵

    岐晖心中冷笑一声。

    用师尊的话来说,你的恶名,从爱尔兰到契丹,无人不知。

    现在,你还在这里给我装白莲花。

    若不是小师弟不在你旁边的话,他手中的雩之矛和水元素,恐怕都会不保。

    更何况,区区一个怀表。

    当下,他表情狰狞的继续说道。

    “呵呵皇上莫要说笑。”

    “这可是师尊,为了能让我老道,更好的把握时间,尽快给蓝田的所有村庄之中的沼气池,建设出来,这才赐下的怀表。”

    “可不是谁都能持有的。”

    “皇上想要我老道的怀表,莫非是要看着,这一万多户农家,用不成沼气不成”

    “这可不是圣人能做的事情。”

    圣人这话一出,让李世民心头一愣。

    手上不由自主的一松。

    而岐晖,则心头大喜,连忙拽开了皇上的手,匆匆忙忙的将怀表塞到怀中。

    生怕李世民再有其他动作,岐晖轻轻咳嗽一声,急忙说道。

    “皇上还记得,当初在终南山云端之上,师尊展示给皇上看过的那个,巨大的地球模型吗”

    地球模型

    朕当然记得。

    看着岐晖,将怀表,收入了怀中,不由的李世民满脸的不舍。

    到了这个时候,他也拉不下脸真的去抢。

    若是这老道说的没错的话,这航海钟,也是能够看时间的。

    罢了,不差那么几天。

    听岐晖这么一问,李世民有些疑惑的开口说道。

    “那是朕第一次上天,第一次见识到这个世界的真实。”

    “这种情况,谁能忘记”

    “即便是现在,朕还经常能在梦中,看到当时的情形。”

    “那种巍峨,那种湛蓝,任谁看了,都会魂牵梦绕。”

    “道长问这个干什么”

    你记得就好办了,我也就好说明多了。

    岐晖老道长舒了一口气,这才接着说道。

    “既然皇上记得此事,那也应该有留意过,地球模型之上,横竖的条纹。”

    “横的,是纬线,指示东西方向。竖的是经线,指示南北方向。”、

    “经纬交错之处,就是一个地方的经纬度。”

    “这是一个虚拟的坐标系统,利用三度空间的球面来定义地球上的空间的球面坐标系统,能够标示地球上的任何一个位置。”

    “因此,只要知道了一个地点经纬度,就能知道这个地方在哪里,距离另外一个地方有多远。从什么方向走,才能到达另外一个地方。”

    “这便是经纬度的重要作用。”

    “不管是茫茫大海,还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只要是在地球上,都能适用这个法则。”

    “什么”

    听岐晖这么一说,尉迟恭脸色瞬间大变,不顾一切的纵马冲了过来,一把抓住了岐晖的胳膊,几乎将他扯下马来。

    激动到脸色狰狞的厉喝一声。

    “你再说一遍”

    旁边素来稳重的秦琼,也是骇的魂不守舍。

    一把抓住了岐晖的另外一条胳膊,慌张的问道。

    “道长说的可是真的”

    “你有没有办法,测量这个经纬度”

    “快,快跟我说说”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行军打仗,从来都是关乎国运的事儿,不能有一丁点的疏忽。否则,丧师辱国还算是轻的。

    国破家亡,也并不是不可能。

    老马识途,这个成语是怎么来的

    就是因为齐桓公和贤相管仲讨伐山戎国,却在行军途中,不小心迷路。

    眼看齐军就要活活困死在此处,管仲才想到,老马大多认识归途,于是便挑了几匹老马,让它们在前边走,大队人马在后面跟。

    依靠这种手段,才逃脱了全军尽丧的命运。

    而汉飞将军李广,更是担任前军将军,参加漠北之战的时候,途中迷失道路,贻误军机,在家中羞愧自杀。

    留下了“冯唐易老,李广难封”的千古遗憾。

    这还不是茫茫海上,而是漠北的草原之中。

    不管是谁,只要北征草原,无一不对此心惊胆战。

    现在,尉迟恭和秦琼,听说了突厥人倾尽全力南下。若是双方真的要彻底开战的话,大军,必然要深入草原。

    再说,西征吐谷浑在即,那片高原之上,也多有人迹罕至的地方,大军深入不毛,这么可能不怕

    那个时候,若是能在行军之中,知道自己的所在,知道敌人的所在,哪里还会有任何意外

    就连被大军视之为神器的热气球,恐怕也比不上。

    李世民同样也是,激动的都有些发抖。

    他连忙上前,扯住了尉迟恭的袖子,高声说道。

    “放开,都放开。”

    “不得无礼。”

    这个时候,他早就忘了那一块小小的怀表了。

    让身边的两员大将平静下来了之后,李世民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之后,这才说道。

    “既然道长说过,这航海钟和六分仪,能在大海之上,测量经纬度,这陆地之上,自然也可以。”

    “还请道长教我。”

    “朕拜谢道长。”  ,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