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第三章拒绝

作品:《大唐之系统骗我在西游世界

    薛礼正在和岐晖谈论今后的发展,突然手上一阵恶风传来,让他顿时一惊。

    可随后又听了那人口中说出的话,让他心中不由得产生了一丝不满。

    虽然这人是好意,可这些权贵总想把自己的想法,凌驾他人之上,这就让人不悦了。

    就连仙人,和别人说话,都是平心静气,平等对人。

    你们这些人何德何能,就敢这么做

    当下,薛礼也毫不客气,身形一矮,直接马步蹲倒。

    也不和从头顶之上扑了过来的黑炭头硬碰硬,借着脚踏实地的优势,如同蝎子猎食一样,一个倒马勾,像是钢鞭,凌空抽了上去。

    “砰”

    一声闷响,空中尘土飞溅。

    只是一个碰撞,就让两人对各自的身手,心知肚明。

    尉迟恭借着碰撞的功夫,身子往后一缩,如同一个圆球一般,凌空翻滚一圈儿之后,落在了混凝土的大道上,手腕有些发麻,不住的伸手揉着胳膊,活动手腕,脸上颇有喜色。

    而地上的薛礼则双手一按地面,神情有些震惊的爬了起来,用力踩着脚下的街道,免得自己的脚心麻木。

    “哈哈哈”

    见薛礼爬了起来,一脸喜色的尉迟恭忍不住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之后,这才笑着说道。

    “好小子,好身手。”

    “好久没有人,能和我对碰,不落下风了。”

    “这些年来,你这还是第一个。”

    听着尉迟恭的赞叹,薛礼却不以为然。他面色平静的抱拳行礼之后,道。

    “贵人说笑了。”

    “人的一身力气当中,双腿的力量,最为卓绝。”

    “我借着地力和贵人过了一招,以腿打手,尚且落入下风,更别提什么正面对决了。”

    “若是真打起来的话,根本就不是贵人的对手。”

    “还请贵人,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

    “哈哈哈”

    薛礼的一番话,没有让尉迟恭有一丝的尴尬,他的心中反倒是更加的满意了。

    少年人年轻气盛,火气过旺,往往对自身的实力,没有一个清晰的认识,反倒经常会凭借一腔血勇,争强斗狠。

    这样的人,再怎么厉害,充其量不过是勇将而已。

    若是真的想要统帅大军的话,还是要看李靖,这样的读书人。

    自己麾下若是有这样一个人,能继承自己的这一切的话,可比“土豆”那个蠢货,要强上许多。

    当下,尉迟恭再次大笑两声之后,这才说道。

    “我听说你擅长弓箭”

    “有着样的本领,再加上一身射箭的本事,应对战场之上的各种意外,已经绰绰有余了。”

    “况且,为将者,也不是光看武力。”

    “识人,用人,才是大本事。”

    “譬如李靖,只要我手持钢鞭,一人能打十个他。可若是要用兵的话,小规模还则罢了。大军一多的话,我还真对这老儿发憷。”

    “怎么样,有没有兴趣上右武侯来,我保举你做个右武侯司马。”

    “如今大唐正是蓬勃发展的时代,对外用兵,已经是必然的。”

    “到时候,自然少不了上战场搏杀。”

    “以你的本领,封侯拜将,指日可待”

    “来不来”

    尉迟恭的一番动作,让李世民也不由的有些惊喜。

    之前就听岐晖说过此人。

    可想不到,这人,竟然能和吴国公,过上两招。

    如今的大唐,只论武力的话,尉迟恭甚至可以说是大唐第一人。

    这样的人,无论什么时候,大唐都缺。

    更何况,这还是个少年人。

    若是入军中,为大唐效力的话,历练几年,能震慑天下,至少四十年。

    连骑在黄骠马上的秦琼,看着薛礼,都有些动心了。

    在尉迟恭说过之后,他也施施然轻声说道。

    “这位郎君,若是不喜这黑炭头的话,不如来我左武卫。”

    “我左武卫司马,同样是虚位以待”

    薛礼自从父亲去世之后,整个家瞬间就垮了。不光是家境贫寒,在原本就是名门的河东薛氏之中的地位,也是一落千丈。

    从士族沦落到种田为生。

    若不是仙人降世,在蓝田大搞建设,这会儿,自己还在土里刨食呢。

    哪里还有机会,得到贵人的赏识

    夫贤士之处世也,譬若锥之处囊中,其末立见。

    可没有那个囊,谁会知道,你能脱颖而出

    封侯拜将,虽然是大丈夫所求,可若是要自己背帝君府而去,那岂不是忘恩负义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他当然不会如此。

    当下,薛礼直接躬身行礼道。

    “谢过诸位贵人的赏识。”

    “不过我薛仁贵,已经是帝君府执戟长了,负责灞河水运。”

    “若因为他人赏识,就弃若敝履,那岂不变成了忘恩负义之徒”

    “若是这样的话,还有何面目苟活于世”

    “再说了,我既然决定了扬威于海上,又岂有半途而废之理。”

    “此事还是作罢。”

    “诸位贵人,别过了。”

    “岐道长也别过了。”

    说罢,行了个礼之后,直接退了出去,转身就要离开。

    虽说如今的帝君府,和朝廷,是一体的。

    可麾下的诸人,还是各有自身的偏好。

    见薛仁贵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让岐晖大为满意,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

    “执戟长且慢”

    “我听师弟说,这无论是航海钟,还是六分仪,都是非常复杂的东西。”

    “若是没有人教,不能亲自上手的话,想要学会,怕是也非常的不容易。”

    “若是执戟长愿意的话,我可以修书一封。推荐你去实验室学习一段时间。”

    “这样,既学了本事,也不会堕了你的志气,不知道执戟长可否愿意”

    薛仁贵听岐晖这么一说,顿时大喜过望。

    虽然这执戟长,乃是帝君府的官僚,算是自己人。

    可自己这微不足道的小官儿,和帝君无比重视的实验室诸人相比,那差距就不是一星半点了。

    想要找个门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想不到现在,居然有这种好事儿,砸在自己的头上,怎么能不让他高兴

    薛礼连忙行了个大礼说道。

    “小的谢过道长厚爱。”  ,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