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九章 险道

作品:《大唐之系统骗我在西游世界

    哗啦

    广场上的黔首,跪了一地。

    就连闻讯过来打探消息的谍子,眼球也掉了一地。

    往日,仙人不过是庙中的泥塑木胎,平日上香供奉,或许十分勤勉。

    可真要涉及到切身利益的时候,神仙是什么能当饭吃能当钱花

    但眼前的这一幕,彻底的打碎了所有人心中的侥幸。

    陶牛,变成了真牛,如今的大唐,谁见过这个

    那些心怀不轨的人,瞬间两股战战,惊骇欲绝,胯下不禁一湿。那些胆大包天的,心头也是阵阵发毛,怕是今天晚上要睡不好觉了。

    更多的普通人,心头涌上的则是狂喜。什么山神土地,家仙娘娘,哪有能变出耕牛的仙人灵验

    这会儿,所有人都忘记了刚才的不满。

    眼中的那头陶牛,就是心的神仙。

    天空之上,在陆然的眼中,一道一道的信仰之力,像是浪涌一般,齐齐的涌到了陶牛的身上。

    只缺一个契机,它就真的能够成神。这让陆然不由的一阵眼馋。

    有了这些耕牛,曲辕犁,种子,再有自己看顾。

    从今往后,蓝田三县,就再也没有人能饿肚子了。

    吃饱饭之后,闲置下来的劳力,也能在之后的铁厂做工,孩子也可以有地方读书。

    很快,这片地方就能发展起来,成为大唐最繁华的地段。

    此处事情已经解决,陆然不再看下方岐晖的表演,径直落入府邸当中。

    见帝君回来,李淳风手上拿着一个小本本,捏着一支炭笔,带着身后的两人,迅速的找了进来,然后摇着头,有些颓丧的说道。

    “回禀师傅,弟子已经派人仔细的查探过了。”

    “蓝田县附近,根本就没有铁矿。”

    “整个蓝田国,也就商州的丰阳附近,有几个不大的矿洞,当地有几个铁匠,挖点矿石出来,打农具用。”

    “更别说这几个矿洞,产量都很小,根本就不顶事儿。”

    “可就算是大矿,也一样没用。”

    “丰阳窝在秦岭的大山里,能挖,也运不出来。”

    说罢,径自找了一个地方坐下,开始唉声叹气。

    这些日子,李淳风一直跟随着仙长,在自学化学。像是什么铁矿石的分类啊,钢材的碳含量啊,什么炒钢法,灌钢法,都已经学了个大概。

    现在就是军器监那些炒了一辈子钢的大匠,也远远不如自己。

    正要大展身手,却发现蓝田根本没有铁矿。

    这学了屠龙技,可没有龙可屠,还有什么事儿,能比这个,更让人沮丧的

    这有什么好伤心的

    真要是有矿,大不了修条路出来。

    就算是没矿,也能从其他地方运过来。

    渭南就在渭水之畔,背靠黄河水运,害怕运力不够只要是炼钢技术上去,就算是靠人一块一块的背,那也依然划算。

    钢和铁,在这个时代,根本就是两种东西,有了好钢,还会缺钱缺矿

    大唐建国这么多年,总共才炼出过多少钢铁

    陆然摇了摇头,将目光转向了跟在李淳风身后的两个匠人。轻声问道。

    “就是你们二人,在商州探出了铁矿”

    话刚一出,有些怯生生的两人,立刻跪倒在地。其中年迈的一人,慌忙说道。

    “杨十七回帝君老爷的话。”

    “小的二人,就是丰阳的铁匠。”

    “这次是奉了贵人的命令,跟帝君汇报矿洞的事儿。”

    居然还是本地人

    这个时代的铁匠地位不高。有名望的,一般都会被召集到军器监,为皇家效力。

    而其他的铁匠,也大多都在各地的铁场当中,为国家效力。

    就算是有流落民间的铁匠,也都会被世家,豪门招揽。

    个人开作坊的铁匠极其稀少。这不禁让陆然有些好奇。

    他笑了笑,语气轻快的问道。

    “你这种人,倒是少见丰阳的铁矿,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杨十七见仙长发问,连忙开口说道。

    “小的祖上,是南阳铁厂做工的。这一身探矿,打铁的本事,也是老祖宗传下来的。”

    “这世间的矿藏,大多都是有主的,也就是一些深山老林当中,不起眼的小矿,才没有人看得上。”

    “我们杨家村,就依着山脚开炉。打一些农具,换钱为生。”

    “至于丰阳的铁矿”

    若是别人,他肯定不会说,这可是吃饭的本事。关系着丰阳杨家今后的生存。

    但仙长不但给了耕牛,曲辕犁,还有玉米种子。自家的村子,今天也领到了。

    这要是再隐瞒的话,可就没良心了。

    他一咬牙,下定决心,斩钉截铁的说道。

    “回帝君老爷。”

    “这丰阳的铁矿,很有可能,是一个大矿”

    “大矿”

    这话,让陆然有些惊奇,旁边的李淳风,更是气的跳了起来。

    合着,你这老头,竟然是在骗我

    当下,他跳了起来,一把抓住了杨十七的衣领,愤怒的问道。

    “你这杀才,不讲道理”

    “我都给你赏钱了,你竟然还敢骗我”

    听了这话,杨十七狡黠的笑了笑,随后,又面带憨厚的说道。

    “我这要跟你说了实话,然后你带人给铁矿挖光,我们一家老小,难道去喝西北风”

    “再说,你之前也没给过牛啊”

    说罢,掰开李淳风抓着自己衣领的手,赔着笑,对陆然说道。

    “帝君老爷,这矿有矿脉,都随着地势,在地下蜿蜒。小的祖上好几辈人,找到了不少矿苗。把这些矿苗都连在一起,就是一条矿脉。现在这矿脉方圆数里,绝对不会小了。”

    说罢,又略带遗憾的感叹道。

    “可惜矿苗就找到了那么几处。”

    “这样一看的话,这条大矿,要么深入地底,要么就埋在山下。”

    “绝对不会好挖”

    “要是帝君老爷小打小闹,就在山里开矿,那一点问题都没有。”

    “但要是像这位贵人说的,要在灞河旁边,建一个大大的铁厂,怕是不可能喽”

    “秦岭崎岖,人都走不稳,更别说是用牲口驮矿了。”

    杨十七这话,让李淳风再次陷入迷茫,可陆然眼前一亮。

    地形,对别人来说,是困难。

    可对自己来说,那就不一定了。  ,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