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三章 文字

作品:《大唐之系统骗我在西游世界

    骨片

    什么骨片

    在这么要紧的时候,拿出一片骨头有什么用

    莫非这里面有什么玄机

    看着太监双手捧着那张骨片,小跑着走到殿中,举到了褚遂良的面前。周围的一众大臣,全都伸长了脖子,想要看看,那张骨片,到底是什么。

    “这不是龙骨吗”

    有人认出了太监举着的东西,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龙骨”

    听到有人认识,旁边之人,立刻诧异的问道。

    “呵呵”

    “这可是一味好药”

    这个时代的文人之中,普遍有一种思想。那就是不为良相,便为良医。

    大半人的手中,都有一两手治病的良方。

    龙骨这味中药材,他当然认识。听见旁边有人打听,立刻摇头晃脑的说道。

    “龙骨主心腹鬼注,精物老魅,咳逆,泄利,脓血,女子漏下”

    不过片刻,就将龙骨的药效,说的一清二楚。

    虽然知道了,现在小太监手中捧的是什么,可这并没有打消大家心中的疑惑。

    如今说的是,是否要将大唐现有的文字,改成简体字。可这跟龙骨,又有什么关系

    所有人都疑惑不解的看着殿中的褚遂良。

    想要知道,那片龙骨,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

    褚遂良也是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眼前的骨片,究竟是什么。

    可是现在,朝堂之上,讨论的是关乎国政的大事,是百年未有的大变局。

    越是这种时候,仙人越是不会做出无谓之事。

    他既然让自己说出,这张骨片之上,写的是什么。那么,这上面的字迹,一定会给自己致命一击。

    心惊胆战的睁开了眼睛,褚遂良努力的想要辨认,刻在上面的到底是什么字。

    可就算是眼睛睁的再大,恨不得钻到这张破破烂烂的骨片里。

    但是上面的字,却是一个也不认识。

    这到底是什么字

    钟鼎文籀篆小篆

    不,不对。

    这不是小篆,李斯作小篆,有不少的文字流传下来,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的。

    莫非,这是春秋战国时代,六国的文字

    传说楚国非中原传承,乃是蛮夷。

    莫非,这是楚国的文字

    可就算是楚国的文字,自己也一样不认识啊

    看着小太监捧着的骨片,褚遂良心中焦急,却又无可奈何。忍不住出了一头的冷汗。

    心中反复斗争了良久,这才冷哼一声,装作不屑一顾的样子,闭上眼睛,沉声说道。

    “蛮夷文字,微臣不必认识。”

    “若是仙长想要请教上面写的是什么,还是另请高明吧”

    “哈哈哈哈”

    看着褚遂良装腔作势的样子,陆然扶着龙案,忍不住笑出声来。一边笑,一边说道。

    “蛮夷文字,哈哈”

    “好一个蛮夷文字”

    “这位褚先生满嘴的,夏商周三代之治。”

    “竟然将殷商的文字,说成是蛮夷的文字。”

    “原来你们所苦苦追寻的盛世,竟然是变成蛮夷盛世”

    “而你褚遂良,口口声声,说是对不起的祖宗,究竟是哪门子的祖宗”

    “是蛮夷吗”

    陆然的这话,像是一道惊雷,将满朝的文武大臣,震的东倒西歪。

    未来不可知。

    人们对于现在不满的时候,往往就会怀念过去的美好。

    三代之治,就是这样一个寄托,寄托了对夏商周,这三个远古理想社会的美好祝愿。

    春秋时期。孔子在论语中称赞夏商周三代是“直道而行”。

    “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说的就是礼法在三代之间的传承。

    缘人情而制礼,依人性而作仪,而礼仪,便是封建社会统治的基础。

    “大道之行也,与三代之英,丘未逮也,而有志焉。”

    “周鉴于三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

    无论是礼记,还是论语,都记载了孔子对于三代礼法的推崇。

    因此,因循和弘扬三代治国之道便成了绝大多数文人的志向。

    三代之治一直是理想社会模式的典范,是后人治世学习的榜样。

    现在,竟然因为区区一片龙骨,就将这些人的理想扫进了灰尘之中,这让人如何忍受

    就算是寒门子弟,也不能容忍,这种对于美好理想的践踏。

    这些人不敢将愤怒宣泄在仙人身上,目光齐齐瞪向了殿中,捧着龙骨小太监。

    恨不得冲上去,吃了他。

    秘书少监虞世南,掌管古今图籍、国史实录、天文历数。

    更是不能忍受这种羞辱。

    夏商周三代,距离现在太过遥远。

    流传下来,最古老的文字,也只有钟鼎文。

    这还是因为,这种文字,是刻在钟鼎,这种礼器之上,才能流传下来的。

    可现在,随便拿一张龙骨的残片,就说是殷商文字。

    这种事儿,谁敢相信

    虞世南容貌怯懦、弱不胜衣,但性情极为刚烈。

    他之前就对褚遂良装死的样子不满。

    这个时候,被“蛮夷”之词迁怒,就更加的不满了。

    他将手中的笏板插在腰间,径直走到大殿的中间,一把夺过小太监手中的龙骨,大袖直接甩到了褚遂良的身上,愤愤的骂道。

    “巧言令色,不知所谓,还不给我退下”

    骂完之后,这才将龙骨凑到眼前,仔细的查看上面的文字。

    好一会儿之后,这才神色郁郁的问道。

    “微臣愚钝,不识其上文字。”

    “帝君既然说了,这是殷商文字,那可否告诉微臣,这片龙骨之上,写的究竟是什么”

    陆然既然敢将甲骨文拿出来,自然是做过功课的。

    见虞世南发问,他也不推脱,直接了当的说道。

    “甲寅卜,王曰贞,翌乙卯其田亡灾于谷。”

    虞世南听完之后,心中一惊。

    这句话,说的是,甲寅这天占卜,王卜问“第二天也就是乙卯这天在山谷那里打猎不会有灾祸吧”

    虽然殷商的文字,没有流传下来,可西周,有不少的典籍传下。

    传说中,殷商之人,好鬼神,凡行事之前,都有占卜。

    这片龙骨上面写的事,竟然也是占卜的事儿

    就算是造假,这也是下过功夫的。

    虞世南脸色一变,声音有些发颤的问道。

    “自古而今,伪造先代典籍的事情,屡见不鲜。”

    “如今,这殷商文字,只有帝君手中的这一片。”

    “帝君要如何才能让天下人相信,此物,不是伪物”  ,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