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 借牛

作品:《大唐之系统骗我在西游世界

    在远古时代,人们无法预测天气。

    因此,便有人,将每年气候变化的大概状况,记录了下来。

    经过不知道多少岁月的沉淀,有一些人,发现了其中,存在着某种规律。

    然后,他们就将这种规律,总结出来,用来指导,封建社会存在的基础农耕。

    这就是二十四节气的由来。

    谷雨前后,种瓜点豆。

    说的就是,农民需要,在这个节气之前,完成耕田,播种的工作。

    只有这样,百谷,才能在谷雨,这个接下来降水增多的日子里,赶上出苗,发芽的机会。

    如果错过这个节气,出苗情况不理想,那秋收时候,粮食的减产,将会成为必然。

    今年的春耕,已经被蝗灾,耽误了好长时间,已经容不得再拖下去了。

    因此,才刚离开这里的黔首们,很快就又赶回来了。

    这回,不是来瞻仰仙人,而是要尽快赶上春耕的进度。

    田野里面,阡陌纵横。

    妇人在前面,牵着牛,陪着小心,沿着犁开的土沟往前走。丈夫,则压着大犁,甩着柳梢,使劲的吆喝。声音很大,鞭子却从不落在牛身上。

    因为大牲口,可比自己重要多了。

    而缺了一只手的老人,则喜笑颜开的,哄着孙子和自己一起,跟在大犁后面,翻检犁出来的石头和草根。

    关中的地方,田里种的多是粟米和小麦,山坡之上,偶尔也会种上荞麦。

    这些作物,需要田地在翻耕之后,晾晒一两天,才能播种。

    正好趁着这段时间,将剩下的土地,赶紧翻过一遍。要是赶在谷雨之前,能耕种完的话,那今年的日子,就要好过多了。

    而没有耕牛的人家,则只能用命来往前挣了。

    若是家里劳力多的话,还可以用人拉犁,累是累了点,可多少还有点希望。

    要是劳力少的话,只能靠着一把,两把的耒耜来翻地了。来年饿肚子,已经注定。

    不管是什么样的方式,现在,这长安南原的土地上,到处都是辛勤劳作的人。

    李世民,背着曲辕犁出了大营,看到的就是这种场面。

    想要耕田,也没地方去啊。别人家耕的好好儿的,你去借牛谁理你

    这让身为皇帝的他,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在这个时代,农耕,比天大,比皇帝大。

    只要是个要脸的皇上,都不会干扰别人种地。

    三国时期,曹操马踏青苗,自己都要割发代罪。

    更不要说李世民的目标,是新时代的圣人了。

    “大田多稼,既种既戒,既备乃事。以我覃耜,俶载南亩。播厥百谷,既庭且硕,曾孙是若。”

    跟随李世民出了营寨的一众官员,看着眼前的这种忙于春耕的祥和,全都满意的点了点头。

    更有老先生,从这片南原,看到了三代之治。忍不住眯起眼睛,唱着诗经大田,赞颂农耕之美。

    “皇上,眼下蝗灾刚过,田野之中,便是一片祥和。”

    “就算是只用耒耜翻地的农人,脸上也只是急迫,并无其他。”

    “这是民心可用啊皇上。”

    见到这种情形,连魏征这种老骨头,也先是一个马屁送上。

    自从关陇蝗灾以来,他见多了人们脸上的麻木。

    这些人何曾有过这种希望

    这个马屁,可是真心实意的奉上。

    李世民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魏征。

    大家出来,是想要试试仙人赐下的耕田利器的,不是来听你拍马屁的。虽然今天的话十分的中听。

    当下,他谑笑着说道。

    “爱卿这话不错,不过你先看看,我身上,背的是什么”

    这话一出,魏征老脸一红,连忙拱手说道。

    “陛下赎罪,自蝗灾以来,民多麻木,毫无生气,便是不刻意去采风,也能看出,民间多有怨气。”

    “可此时,怨气全消,这种生机勃勃,就算是微臣看了,也是一时忘乎所以。”

    “臣,这就去,找找田间的老农,好借头牛,让陛下试试这曲辕犁的好处。”

    田头。

    “什么你想借我这牛”

    “呵呵啊呸”

    断手的老卒,一口唾沫,直接啐到了魏征的眼前。

    一家人,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这个当官儿的。给了一个轻蔑的笑容之后,继续吆喝着牛,耕种剩下的土地。

    就连那头老黄牛,也是不屑的喘着粗气,摔了摔尾巴,歇了两步后,开始继续往前走。

    这八百里秦川人家,自古都是关中最重要的士兵来源。

    秦皇一统六国,靠的就是这些人。

    汉时的六郡良家子,屡屡被征,守护长安。

    之后,更是在乱世中,结成了赫赫有名的关陇集团。

    北周的皇室宇文家,来自这个集团。

    大隋的皇帝杨坚,还是来自这个集团。

    大唐的皇室李家,当然也是这个集团的一部分。

    除了战场上结下的情谊,这些骄兵悍卒,根本就不把任何官员放在眼里。

    更别说魏征,区区一个文官了。

    不光是这老头一家人。

    就连周围耕种的其他农户,也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看着魏征,指着他一阵的哈哈大笑。

    谁家的大牲口,不是当爹养着的。

    就算是平日,都不愿意借,更别说春耕,这种关键时候了。

    要是被你们这些当官的,弄伤了耕牛,那今年的春耕,就彻底完蛋了。

    明年一家老小,可能都要饿死。

    所以说,借爹可以,借牛不行。

    魏征,被一众农户,气的满脸通红。

    可偏偏一身火,却发不出来。

    借东西这事儿,借是人情,不借是本分。

    自己难道还要借着官威,去欺压关中百姓不成

    这一旁,皇上,和满朝的文武大臣,正眼睁睁的看着呢。

    可就算他们没看,自己还真能这么做不成

    那自己的这一世清名,还要不要了

    当下,也顾不上斯文了。

    身上的官服一脱,稍微一叠,便搭在肩膀上。

    然后,走近李世民,沉声说道。

    “陛下赎罪,耕牛没借到,但是仙长也说过,就是人力拉犁,也一样拉的动。”

    “就让臣和皇上两人,试试这曲辕犁的水平。”

    李世民愕然,连忙挥手拒绝道。

    “魏卿莫要说笑,这营地里数千禁军,如何轮到你一介文官拉犁”  ,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