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5

作品:《两千年后的诡异游戏

    “凝魂丹这是什么丹药哪里有这东西”天驹一听紫焰魔君果然知道马上就来了精神。

    “都说是传说中的咯这玩意好像只有仙界或者魔界有我也是在魔界的时候听说过着玩意而且这东西即使是在魔界也是稀罕的东西这修真界就别指望了。”天驹撇撇嘴说道。

    “难道除了凝魂丹之外就没有其他办法可以医治灵魂破碎了吗”天驹不由得失望。

    “那倒也不是听说如果一个人的灵魂修炼到实质的话是有能力救治灵魂破碎的伤势的只是这能把灵魂修炼到实质那是不可能的那虚无缥缈的东西不足以相信。”紫焰魔君说道。

    “灵魂修炼到实质是不是这样的形态”天驹招出了一簇灵魂之火。

    “咦老大你这火焰是什么东西怎么不像真火难道你这怪胎把灵魂修炼成了这样子这怎么可能传说中魔界曾有位魔帝想把灵魂修炼成实体结果走火入魔整个灵魂都灭了你怎么可能修炼的出来”天驹一看天驹这小簇火焰感受到上面的灵魂波动顿时惊讶的问道。

    凡事无绝对我这就是实质的灵魂状态不过却是以火焰的形式存在老紫你说这样的灵魂能治疗破碎的灵魂”天驹看着紫焰魔君惊讶的样子问道。

    “靠老大你也太那个了吧我现越来越不认识你了不行你得把这灵魂修炼到实质的方法告诉我要知道如果一个人的灵魂修炼到了实质那就是可以脱离元婴呃魔婴而存在的那可是相当于多了一条命。”紫焰魔君顿时就缠着天驹要他把修炼的方法告诉他。

    “你先告诉我这样的状态能不能修复灵魂破碎这方法等我救好了欧克琼后再告诉你。”天驹没料到紫焰魔君这么看重这功法要知道这可是一个散修自己瞎琢磨创造出来的功法天驹原本是不以为意的。

    “哈哈老大这可是你说的啊。”紫焰魔君听到天驹肯传他功法顿时就放下心来他就怕天驹不理他要知道这样的功法可以说是绝对的秘密他现在都还记得当初那位魔帝的事迹而且他还有一个信息没告诉天驹那就是如果一个人的灵魂是实质的话那灵魂禁制就再也束缚不了他了。

    如果他把灵魂也修炼成实质那就可以摆脱天驹的束缚真正的自由了不过这道理他自然不会告诉天驹。

    “不过这如何救治破碎的灵魂我也不知道当初那位魔帝就是为了救治他的妻子才常识将自己的灵魂修炼成实质没料到最后把自己也搭了上去。”紫焰魔君讪讪的说道。

    “靠你这不是说了等于白说。”天驹没料到紫焰魔君竟然不知道如何救治顿时就没了好心情。

    “老大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你自己看着办不试一下你怎么知道不可以反正这欧克琼也这副模样了你就当成死人来治不就行了。”紫焰魔君知道自己现在不宜留下来要不就要被天驹鄙视了所以快的闪了。

    “也罢反正不治的话这欧克琼就死定了我就把死马当活马医吧。”知道实质的灵魂有可能可以治疗灵魂破碎这种必死的伤势天驹无论如何也得试试。

    回到欧克琼的客舍天驹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了这灵魂破碎不比其他伤势要想治疗的话那么天驹就必须把自己的灵魂之火弄到欧克琼的体内只是这要弄到她体内的话那两人就必须要接触才行虽然说之前昏迷的时候已经抱着人家好一阵子可是那是自己在昏迷的时候现在清醒了反而不好施为了。

    “靠怕什么老子是出来混的这女人又不是没有碰过。”终于天驹还是心一横就抱起欧克琼让她盘坐起来然后盘坐在她的前面用双手固定在她的头部一簇小小的灵魂之火就朝着欧克琼的脑海中而去。

    虽然天驹已经尽量的控制着自己的灵魂之火的量可是这灵魂之火进入欧克琼的体内后天驹仍然感觉到欧克琼的身体不住的在颤抖。

    因为不知道具体的方法所以天驹只有先搜索欧克琼破碎的灵魂然后再想办法把这些灵魂碎片给融合虽然不知道这样做到底会不会成功可是现在他也唯有这样试一试了。

    依靠这灵魂之火的波动天驹很快现了欧克琼灵魂碎片的所在不过现之后他却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那些碎片是太多了即使天驹真的把这些碎片给融合在了一起恐怕欧克琼也不会是再是以前的欧克琼。

    能够找到灵魂碎片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要收集这些碎片在欧克琼的身体适应了天驹的灵魂之火的存在后天驹开始调动更多的灵魂之火进入欧克琼的身体进行灵魂碎片的收集在这收集的过程中天驹现自己没收集到一块碎片这其中所包含的记忆就程序他他的脑海中这开始比还要直接而让他无奈的是除非他不收集那些四散的碎片否则他这样的就无法阻止。

    收集灵魂碎片的过程费了天驹大量的时间也消耗了他太多的能量这些收集到的碎片天驹得小心谨慎的保护起来否则稍有不慎就会被天驹的灵魂之火灼烧打上他的烙印而为了保持欧克琼灵魂的完整天驹又不能把这偶然被打上他的烙印的灵魂碎片消灭掉于是欧克琼的灵魂中已经不可避免的打上了他的烙印。

    用灵魂之火的波动将欧克琼的灵魂碎片都收集起来后天驹又开始愁了这接下来要怎么做他可是完全没有头绪看着那些灵魂碎片相互之间存在着吸引又有着排斥就像一块磁铁摔成了几十小块要想再合而为一恐怕是难上加难了。

    在天驹毫无头绪的时候欧克琼的灵魂碎片却是开始生了变化在天驹没有觉察到的情况下原来那些偶然被天驹的灵魂之火灼烧过的灵魂碎片竟然开始慢慢的灼烧起来等天驹感应到欧克琼自灵魂的痛苦波动传出来的时候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不是吧这干柴遇到烈火会烧本书转载怎么灵魂遇到灵魂之火也会烧起来不会直接就把她的这些灵魂碎片给烧了个干净吧。”天驹想要阻止可是却不知道如何阻止欧克琼灵魂的燃烧想起自己当初修炼灵魂之火的功功法天驹顿时觉得有必要试试。

    将自己的灵魂之火退出欧克琼的体内天驹却把自己的精神力给送了进去然后强行用强大的精神力让欧克琼破碎的灵魂按照当初修炼灵魂之火的功法给运转起来原本欧克琼那已经开始燃烧的灵魂很快就被天驹控制住不过当天驹按照当初那残缺的功法运转的时候却是生了意外欧克琼现在的灵魂碎片根本不足以支持功法的运转天驹不得不用自己的精神力包裹这这些欧克琼的灵魂碎片运转了起来这样天驹的精神力就成了这欧克琼修炼灵魂之火的燃料急剧的消耗着。

    感觉到精神力的不停流失天驹不由的苦笑这要是失败了那可就亏大了。

    因为是外力控制所以欧克琼的整个修炼灵魂之火的过程跟天驹之前是有很大的区别好在天驹已经有了一次的经验才能够解决遇到的各种困难。

    而在这个过程中那些被天驹的灵魂之火灼烧过的灵魂碎片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正是它们最先化成了火焰的状态有了这些小小的火焰星星之火点燃了欧克琼的所有灵魂碎片加上有天驹的精神力支持终于情况生了改变欧克琼的所有灵魂碎片都融入了那一簇灵魂之火之中而所谓火无常势也许欧克琼的灵魂将恢复到原来的状态这次的重伤或许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危害。</p>

    <strong></strong>

    天驹在欧克琼的灵魂之火终于稳定下来之后终于开始慢慢的撤离自己的精神力这么长时间的消耗他也是吃不消如果不是自身的灵魂之火已经恢复而精神异能和灵魂之火都可以还原成精纯的精神力的话恐怕他这次也不能提供如此多的精神力作为欧克琼灵魂之火的燃料。

    终于大功告成天驹见欧克琼暂时也不会醒来就离开了这客舍回去休息了这次消耗的太多他也得修炼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数天之后依靠着阴阳鱼天驹很快就恢复了原来的精神力而且这次的消耗好像使得精神力恢复后还有所提高。

    “看来这精神力还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来修炼。”只是完全耗空精神力那滋味可是太过难受了天驹很快就打消了这样的方法那简直就是自虐了。

    恢复了精神力天驹便去看看欧克琼怎样了毕竟虽然看似成功了可是到底有没有效果他心底可是一点底也没有。

    天驹来到欧克琼的客舍便现欧克琼正在修炼看她的样子恐怕是没有问题了不过让天驹觉得奇怪的是这次看到欧克琼让他感到很亲切仿佛眼前的是一个他的亲人只是这欧克琼可不是他的什么亲人甚至双方也才交谈过一次而已。

    感应到有人过来欧克琼睁开了眼睛。

    “果然是你这里是什么地方”见是天驹欧克琼松了一口气不过他那话的意思好像早就知道天驹在这里似的。

    “你好像见到我并不意外而且看你的情况看来你的伤势已经完全好了。”天驹虽然感觉到有点怪异可是怎么说人家也是因为自己搞成这个样子道。

    “哼要不是你突然闯进传送阵我会被迫落进空间缝隙中吗你倒好闯进来就晕了过去如果不是我还有点实力恐怕你现在早就被空间乱流给分尸了你不在这里才怪。”欧克琼一提起这事就满肚子气自己好端端的突然遭受到了这样的无妄之灾任谁都会暴跳如雷。

    “不过我这伤是怎么回事还有我脑海中的这团火焰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着火焰就是我的灵魂所在你到底对我做了些什么”欧克琼紧接着问道。

    醒来后她先是感觉到灵魂一阵阵的刺痛然后就是无比的舒服等她检查了自己的状况后却现她体内的情况已经生了巨大的改变尤其是那团灵魂之火的火焰着实震撼了她。

    这个嘛其实你这次受的伤很重灵魂完全破碎所以我帮你把灵魂碎片转化成了火焰的形式这样你的灵魂就实质化了看你现在的样子应该是完全恢复了那我也就放心了。”天驹看着欧克琼的样子没现什么不妥就把自己怎样救她的过程给说了出来当然那别人记忆的事情他是不会说的。

    “你是说我现在的灵魂是以灵魂之火的形式存在可以脱离身体的束缚了”欧克琼自然没有听说过灵魂之火的事情甚至灵魂能实质化的事情都不知道所以听到天驹的话后却是陷入了沉思。

    她现在的状态可谓好的不得了虽然身体仍然没有完全恢复可是精神力却是充沛的很而且原本无形的灵魂变成了有形的灵魂之火这收获可是挺大的。

    “不错你看。”天驹说着就招出了一簇灵魂之火“你也可以试试虽然这火焰的用途我并不是知道的太多只是用着东西来炼器的话那绝对会有惊喜以后你自己可以尝试下。

    欧克琼看着天驹真的灵魂之火给调动了出来也试着调动自己的灵魂之火不过这灵魂之火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用的熟练的所以一时之间也没见她成功。

    “好了这算你过关可是为什么我会感觉都你无比的亲切你到底在我的灵魂中做了什么手脚如果不说出来我就杀了你。”欧克琼说着说着顿时满脸的通红刚才在修炼的时候竟然时时出现天驹的身影而天驹出现后竟然感觉到一阵异样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感受。

    “我我哪知道在救你的过程中我的灵魂之火进入你的身体帮你收拢灵魂碎片或许或许那时候你就对我的灵魂之火熟悉了所以才有这感觉不过当时为了救你我也顾不了那么多这个你不会见怪吧”天驹一听欧克琼竟然也有那样的感觉顿时感觉到不太妙。

    “你确认你没有使什么手脚”欧克琼追问道。

    “没有绝对没有你救了我的命我怎么可能做那样的事情。”天驹赶紧否认开玩笑要是让她认定了自己做了手脚那可不是件好玩的事情。

    “好那我相信你这次虽然因为你受了重伤不过看着你让我的灵魂实质化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好了现在我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我要走了。”欧克琼说道。

    “走现在”天驹没想到这女人说走就走。

    “那当然跟你一起很不自在还是离开的远远的好。”欧克琼一句话顿时脸又红了修真界很少有涉及情爱的所以欧克琼自从修真来还是第一次有这样不妥的感觉所以想早点离开。

    “那好吧你闭上眼睛我带你出去。”天驹也不想留着女人在这里毕竟这天府可是他的秘密里面很多东西都是见不得人的。

    “为什么要闭上眼睛你想干嘛”欧克琼一听天驹的话顿时防备道。

    “当然是带你出去一下子就好难道我还会害你不成”天驹无奈的道这要求一个女人闭上眼睛恐怕任谁都会想点其他东西出来。

    “好你可不要骗我。”欧克琼明明知道这闭上眼睛可是会让人有可趁之机如果是以前的话她是绝对不会做的可是这次天驹说出来不知道为何她却是没有反对的意思。